Select Language

Check Application Status
en

Resource Zone

飛向天堂

Eric Whitacre

Rate 1 Rate 2 Rate 3 Rate 4 Rate 5 0 Ratings Choose a rating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for additional features

Note: Any content shared is only viewable to MDRT members.

與他人團結可以實現什麼樣的力量?你是否願意把握新機會將人們凝聚在一起,無論他們的能力是否有限?在本次會議中,Whitacre 闡明了他是如何成為一名作曲家的,以及是什麼促使他創立來自幾十個國家的數千人所組成的虛擬合唱團。免試鏡(除非你想獨奏)。

18 歲時,我希望成為搖滾明星,那是我的唯一夢想。當時是 20 世紀 80 年代末期,所以我們說的其實是流行音樂。我當時希望成為 Depeche Mode 樂隊的主唱,而這仍然是我現在的願望。我之前從未在合唱團唱歌,後來加入合唱團也只是為了認識女孩子,但後來發生的事情反映,這是我一生中所做的最明智的決定之一。

在合唱團的第一天,指揮要求我們將樂譜翻到 “Kyrie”(求主垂憐)— 來自 Mozart 創作的《安魂曲》 (Requiem)。我當時完全不知道“Kyrie”是什麼,也不知道 Mozart 是誰。我打開面前的樂譜。指揮站在我們面前,深吸一口氣,一瞬間,100 個人開始在房間裡發出聲音。這與我之前聽過的任何東西都不一樣。這是宇宙級別的瑞士錶 — 其複雜性、高雅性和人性都達到了相當高的層次,在那一刻之前,我甚至不知道這個情景可能發生。

現在回想起來,我意識到那不僅是音樂本身。而是,在我的人生中,我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是比我本身更龐大的某件事情的一部分。於是我盡可能參加每一次合唱,並且開始寫歌和譜曲。當我從茱莉亞學院 (The Juilliard School) 畢業並獲得碩士學位時,我已經是一位專業的作曲者和指揮了。如今這依然是我的身份。

譜曲是一個非常奇怪的職業。你的大部分時間都是獨自待在房間裡,只穿著內衣,說實話,就是嘗試著將兩個音符放在一起,嘗試從神明那裡偷取一點火種 — 最後才寫出了一個作品。去參加盛大的首次公演。人們演奏這個作品,這個作品被發行,這意味著全世界的合唱團和管弦樂團都可以購買樂譜並進行表演。

但是在出現社交媒體之前,作曲者很少有機會知道他們的音樂對於人們產生怎樣的影響。回到 2009 年,那時 YouTube 剛剛興起,有人向我發送一個視頻連結並對我說:“你看看這個。”那是一個年輕女孩的視頻,她叫 Britlin Losee,當時只有 17 歲,來自 Long Island(長島)。Britlin 希望與我分享一個她制作的粉絲視頻。她將視頻上傳到 YouTube 上,就像一個電子版的漂流瓶,希望它能夠以某種方式找到我,而它的確找到了。這裡有一小段 Britlin 的視頻。[視頻]

我認為 Britlin 是我見過的最美好的人。我覺得她的視頻非常純潔和真摯,而這個媒介自身也提供共同制作音樂的新方式。當時我想,如果我能夠以某種方式讓 25 個人做 Britlin 所做的事情,也就是唱自己那一部分的女高音、女低音、男高音或男低音,前提是他們全部要以相同的速度、相同的節奏和相同的音調歌唱,如果他們將自己的視頻上傳到 YouTube,我們同時播放所有視頻,那樣就會形成一個合唱團,一個虛擬合唱團。

第一個巨大的挑戰就是,我們如何使每個人同時歌唱?這是我上傳的視頻,我在指揮自己創作的作品 “Lux Aurumque”(拉丁文),意思是“光明和金子”。[視頻] 大家可以看到,視頻裡沒有聲音,因為那裡還沒有合唱團。我只是在腦海中想像著音樂。我可以告訴你們,那是我在工作室中渡過的非常奇怪的一天。他們都認為我瘋了。我上傳那個視頻,供人們免費下載。我免費提供樂譜,方便人們下載。我並不知道人們到底會不會加入。你看,人們開始上傳他們的視頻。[視頻]

這是 Cheryl Ang,來自 Singapore(新加坡)。[視頻]

這是 Evangelina Etienne,來自 Louisiana(路易斯安那州)。[視頻]

這是 Chris Hanson,來自 Sweden(瑞典)。[視頻]

這是 Jamal Walker,來自 Texas(德克薩斯州)。[視頻]

總共有來自 12 個不同國家的 185 位歌者上傳了他們的視頻。我完全不了解視頻制作,但是突然之間,我獲得這麼多的視頻資產。一個叫做 Scott Haines 的年輕人在人群中出現了,他說,“我希望參與這個項目”,我說,“真的很感謝你能來找我,Scott”。Scott 大約花了三個月的時間來合成所有視頻,把它們疊加在一起,最重要的是,清除雜音。在這些文件中我們可以聽到一些雜音,有一些文件的背景音裡面有樂隊的聲音,而他清除了所有雜音。在一些視頻裡,我們可以聽到蟋蟀的叫聲或者是救護車的聲音。甚至在一個視頻裡,我們可以在背景音裡聽到一個年輕人的母親在對他大喊大叫。但是他清除了所有的雜音,我們合成了所有的視頻。2010 年 3 月,也就是 8 年前,我們在 YouTube 上發布了 “Virtual Choir 1.0 Light and Gold”。[視頻]

老實說,我以為只有我的一小群朋友、合唱團同伴會看這個視頻,但這個視頻卻意外地受歡迎。在第一周,我們已經有了幾百萬的點擊率,並且視頻被 International News Media 收錄。忽然之間,世界各地的歌者都寫信來問:“下一次虛擬合唱團是什麼時候?我怎樣才能參加?”於是在第二年,我們發佈 “Virtual Choir 2.0 Sleep”。[視頻]

這一次,視頻中有來自 58 個不同國家的 2000 多個人。這些歌者來自 Iran(伊朗)、Iraq(伊拉克)、Libya(利比亞)、Syria(敘利亞)和 Israel(以色列)。這些歌者來自非洲大陸的七個國家,向南遠至 New Zealand(新西蘭),向北遠至 Great Alaskan Bush。幾乎在一夜之間,我們的一個小小的實驗變成了一個全球的合唱團。於是在下一年,也就是 2012 年,我們發佈了 “Virtual Choir 3.0 Water Night”。[視頻]

其中有來自 73 個不同國家的 3746 段視頻。後來這些歌手開始進行虛擬的接觸。我們可以透過網絡看到這種情況;只有人們在網絡上已經結識或是他們彼此住得很近時,他們才會在現實中見面。比如有一對情侶,他們居住的地方恰好很近,於是他們開始約會,現在已經訂婚,不久之後我們就要迎來虛擬合唱團的第一個寶寶了。

我們還開始收集來自歌手的感言。他們有什麼感受?他們有怎樣的經歷,以及他們為何參加虛擬合唱團?我們因此而聽到了這些非同尋常的故事。有一位男士從小就在合唱團唱歌,後來在二十歲左右的時候,他失明了。在過去的 30 年中,他無法再到合唱團唱歌,因為他看不到指揮。現在,他第一次可以近距離在屏幕看到我的指揮,於是他加入了合唱團。

還有一位年輕的女士,她畢生都與媽媽一起在合唱團唱歌,這是她們一起去做的事情。她的媽媽因癌症而處於病危狀態,所以她在臨終關懷機構錄下自己握著媽媽的手的視頻,作為對她的致敬。

有一位來自 Cuba(古巴)的男士很想加入虛擬合唱團,但是由於政府法規限制,他無法發送超過 1 Mb 的檔案。於是,我們讓他與我們的技術團隊聯係,我們教他如何將自己的文件拆分成 26 個 1 Mb 的檔案,當他將檔案發送給我們之後,我們再將檔案拼接到一起。這樣,Cuba(古巴)也成為了虛擬合唱團的一部分。

我們不斷挑戰極限。2013 年,TED 的負責人 Chris Anderson 問我他可不可以組織一次實時的虛擬合唱團 — 歌者們實時從世界各地現場演唱。我在電話上告訴他:“當然可以。我們很樂意做。”然而事實表明,這根本不可能。因為地球很大,所以避免不了大約幾毫秒的天然時差。這看起來似乎並不是很長的時間,但是在音樂中,幾毫秒簡直像一生一樣長。因此會有這樣一個固有的問題 — 歌者會延後或提前歌唱。我們無法讓每一個人同時歌唱,於是作為作曲者,我決定將這個問題變成一個特色。我編寫了一個作品,歌者不必以完全相同的節奏歌唱。他們可以模擬下雨的聲音,他們可以打著響指一遍又一遍地唱著自己的部分,最終形成這樣的聲音。這裡有一段視頻,就是 2013 年 TED 會議上的那場表演。[視頻]

我們甚至專門為 18 歲以下的歌手組織一個虛擬青年合唱團,所有人都參加英聯邦運動會開幕式上的表演,人們可以透過 Glasgow(格拉斯哥)Celtic Park 100 米寬的屏幕觀看。逾 3000 位年輕人加入了我們,並幫助我們為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UNICEF) 籌集了近 300 萬英鎊。[視頻]

最後,在整個虛擬合唱團項目中,我們始終保持一個信念:每個人都可以參加。除非是獨唱,否則沒有試音。無論是經驗豐富的專業歌者,還是之前從來沒有唱過歌的人,我們都歡迎。這些歌者最年幼的 2 歲,最年長的 99 歲。我們有過一些聾啞歌者,他們比手語而不是大聲唱出來。有些人可能永遠都沒有機會在傳統的合唱團中歌唱,我們便致力大大倡導和接觸這類人士。關於我們的合唱團,其中一件偉大的事情就是規模十分大 — 60000 名歌者在巨大的足球場內歌唱聽起來很棒,並且已經順利進行。

虛擬合唱團的一部分目標是消除傳統音樂大廳的限制,一部分目標是突破技術與藝術的邊界,但目前為止最大的一部分目標則是在社會與政治邊界之間架起一座橋梁,為人們提供機會,去參與一些規模更大、意義更大的事情。

今天下午,我很高興能歡迎 America(美國)最好的合唱團之一 — 河濱社區大學 (Riverside City College) 合唱團來到台上,該合唱團的負責人是 John Byun。我們將一起為各位表演我為 Virtual Choir 4 所寫的最新作品 Fly to Paradise(飛向天堂)。將會有來自 101 個國家的 8420 位歌手與我們一起表演,之後我們將播放所有人合唱的最後一個視頻。[視頻]

Whitacre

Eric Whitacre 是一位格萊美獎合唱作曲家兼指揮家,他的作品以融合藝術和科技而著名。他最為人熟知的創作在於技術上創新的作曲和具開創性的虛擬合唱團。Whitacre曾為許多聞名全球的管弦樂團和藝術家作曲,曾在五大洲演出,並曾在劍橋大學悉尼薩塞克斯學院當過駐校作曲家。

 

{{GetTotalComments()}} Comments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to ad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