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Language

Check Application Status
en

Resource Zone

小事情能改變徐的生活

Admiral William H. McRaven (Ret.)

Rate 1 Rate 2 Rate 3 Rate 4 Rate 5 0 Ratings Choose a rating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for additional features

Note: Any content shared is only viewable to MDRT members.

海軍海豹突擊隊訓練是世界上最艱難的訓練之一,受訓者必須面臨嚴峻的身心挑戰,讓每個人面臨放棄邊緣。在本次會議中,McRaven闡明了從驕傲、團隊合作和決心中所學習的道理將如何適用於任何人。他說,憑著勇氣和拒絕放棄的決心,人們將能成功應對最嚴峻的障礙。

40 多年前,我開始追求成為一名海豹突擊隊隊員的夢想。當時我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在接受海豹突擊隊基本訓練的過程中所得到的經驗教訓會對我的餘生有如此大的影響。這些經驗教訓就是各種簡單而強大的工具,可以幫助我應對我們都會在某個時刻需要面對的挑戰。我今天把這些經驗教訓分享給大家,希望我的經歷會讓您的生活更有成效、更有成就感,甚至更加成功。

美國海豹突擊隊的基本水中爆破/海豹訓練 (Basic Underwater Demolition/SEAL, BUD/S) 課程被認為是全世界最艱苦的軍事訓練之一。我們的校舍坐落在加州科羅納多,訓練時長為六個月。課程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為期 10 周,意志和體能薄弱者在這一階段被淘汰。

學員的忍耐力每天都在經受考驗。學員一大早就開始訓練,先要完成一小時的柔軟體操 (calisthenics) 訓練,然後在接下來的一整天中,都要在細沙上長跑,在嚴寒海水中游泳,參加艱巨的超越障礙訓練課程,以及接受海豹教官沒完沒了的折磨。

第一階段期間就會經歷世人皆知的「地獄之周」(Hell Week)。地獄之周就是六天無睡眠、不間斷的折磨和體能訓練。學員要在這段時間內決定是否真的想要成為一名海豹突擊隊隊員。

第二階段為期 8 周,同樣讓人筋疲力盡。在這期間,身體需要經受更多的艱辛,但學員正是在這一階段學會使用基礎的水下自攜式呼吸器 (SCUBA) 以及更高級的閉路式呼吸器(即 Draeger)進行潛水活動。

學員在進入第三階段的同時仍要面對身體上的挑戰,但是在最後的 10 周內,志向高遠的海豹突擊隊隊員將學會所有錯綜複雜的陸戰技能:如何射擊、移動和通訊。

從我以學員身份抵達科羅納多參加 BUD/S 訓練課程的那一刻起,海豹教官就開始利用各種機會對我們進行訓練。每天早上,我們都要聚集在營房接受檢查。在海豹教官走進營房時我立正站好。全是越戰退伍軍人,教官們持有一種無堅不摧的態度。他們經歷了一場艱難的戰爭,知道要在一場戰鬥中取勝的要素。

檢查確認我的制服潔凈無瑕、熨燙平整並且穿著中透著自豪感後,教官彎下身體去檢查我的床鋪。當時我覺得,讓一位退伍老兵檢查我的床鋪整理是否得當是一種幼稚的做法。

我們必須執行非常嚴格的指令。枕頭必須精確放在床頭中央。備用羊毛毯必須折疊成矩形,並精確地置於床腳位置。在床鋪的底部,四個角必須精確到 45 度。如果我們沒有達到教官設定的嚴格標準,就要付出慘痛的代價,經受更多的身體折磨。

當時,整理床鋪這堂課對我沒有什麼影響。但是,這項簡單任務的重要性很快就變得明晰了。整理床鋪為一天當中的第一項任務。學員如果做得好,就會因此產生自豪感,從而受到鼓舞,一項接一項地去執行其他任務。

一天結束時,一項任務的完成促成了多項任務的完成。而且,學員如果一天都過得很糟糕,那麼回到家中,看到自己整理的床鋪,情緒便會平復下來。整理過的床鋪會讓人覺得明天會更好。

整理床鋪更強化了這樣一個事實,生活中的小事情至關重要。我的教官過去常說,「如果你們連床都鋪不好,我們又怎麼會信任你們去執行一項複雜的海豹任務呢?」

如果能做好生活中的小事,便能從容地做好生活中的大事。所以,如果想在生活中取得成功,那麼就從整理床鋪做起吧。

在第一階段,學員被劃分為不同的船員組。每個船員組有七個學員,通常都按身高安排。我們之所以被稱為船員組是因為無論我們走到哪裡,都要隨身攜帶充氣式小艇 (IBS)。IBS 是一個八英尺長的橡皮筏,充滿氣後大約重 100 磅。船員組中的七個學員會將橡皮筏舉在頭上,同時在細沙上跑步,一直到晚餐時間,而且,學員在整個體能訓練過程中都要攜帶 IBS。它是我們形影不離的伙伴。

我們還沿著海岸線由北向南不停地划船,在海浪的重擊下,協力將橡皮筏划到最終目的地。

我們在划動這艘小船的旅程中學到了一些重要的東西。有時候,會有某位船員組成員生病或受傷,無法付出百分百的努力。

我經常發現自己在訓練日後筋疲力盡,或者因為感冒或流感而倒下。在這些日子裡,其他成員就會挑起這個擔子。他們更加賣力地划槳,划得更深。他們把自己的軍糧配給分給我,讓我更有力氣。在後來的訓練中,當時機來臨,我會加以回報。

划小船的經歷讓我們意識到沒有人可以獨自一人完成訓練。沒有一位海豹突擊隊隊員可以單打獨鬥,引申開來便是,您在生活中需要他人的幫助來渡過艱難的時期。

每個人在一生中都會經歷艱難的時光。在我的整個職業生涯期間,我曾在一個非常重要的崗位上遭遇解雇;我在擔任高級軍官時,曾在一次巨浪中損失了一艘 33 英尺長的船舶;我也曾在一次降落傘事故中受到重傷。

在發生所有這些情況時,都會有人來幫助我。我的妻子、我的老板、我的朋友、甚至素不相識的人,所有人都來幫助我,因為他們看到我需要幫助。

我們沒有人能夠幸免於生命中的悲慘時刻。就像是我們在海豹突擊隊訓練時乘坐的小橡皮艇一樣,您需要有一個優秀的團隊把您帶到目的地。

您不能獨自一人去划船。您需要找到一些人來與您並肩同行。您要儘可能多交朋友,永遠不要忘記一個人的成功仰賴於他人。

來自整個海軍的學員都前來參加海豹突擊隊的訓練。他們中,有的來自小城鎮,有的來自大城市;有的是黑種人,有的是白種人,還有的是棕色人種;有富人,也有窮人。他們的背景、膚色、體型和力量千差萬別,任何一群聚集在一起的人們都是這樣。

在最初接受訓練時,我們班有 155 人。到地獄之周結束時,隊伍規模縮小到了 55 人;不久之後,就差不多剩下 42 個人了。這 42 個人被劃分為六個船員組,每組七個人。我和幾個大個子被分在了一艘船上。但有一個船員組都是小個子,他們中沒有一個人超過 5 英尺 5 英寸。我們想到了電影《綠野仙蹤》中的小矮人,於是稱呼他們小矮人船員。

小矮人船員組包括一位美洲原住民、一位非裔美國人、一位意大利裔美國人、一位波蘭裔美國人、一位希臘裔美國人以及兩位來自中西部的年輕硬漢。

我們幾個大個子總會善意地取笑這些小個子。他們穿著「小小的潛水服」,把「小小的蛙鞋」穿到他們「小小的雙腳」上。但是這些小個子並沒有被嚇倒。他們幾乎每一次都能在游泳、跑步和對抗中戰勝大個子。

在海豹突擊隊的訓練中,人人平等。一個人的體型、膚色、背景以及社會地位等等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取得成功的意願。

如果您想要在世界上取得成功,那麼在評判一個人時,要關注的是這個人的勇氣的大小,而不是蛙鞋的大小。

在海豹突擊隊的訓練中,教官就是國王。他們說的話就是真理,學員必須聽從教官的指令行事。不得提任何問題。如果教官心情不好或只是不喜歡你的臉,他就會命令你去「搏擊海浪」並把你自己搞成「砂糖曲奇」。學員會老老實實地越過沙丘跑到沙灘上,跳進大海,全身濕透後再出來,然後在沙丘中來回翻滾,直到身體的每一部分都被細沙所包裹。在所有的海豹突擊隊訓練中,沒有什麼項目比成為砂糖曲奇更讓人難受的了。有很多項目會帶來更多傷痛、更令人筋疲力盡,但成為砂糖曲奇考驗了一個人的耐心和決心,這不僅是因為你在接下來的一整天中都要體驗沙子經過頸部流下、進入手臂下方和兩腿之間的痛苦,更是因為成為砂糖曲奇是完全不分青紅皂白的考驗。

對於許多海豹突擊隊學員而言,這是很難接受的。那些力爭上游的學員希望因為自己一流的表現而受到獎勵。他們有時候會如願以償,有時候則不會。有時候他們努力換來的只有濕漉漉的身體和渾身的沙子。海豹突擊隊的訓練教會大家生活是不公平的。

如今,人們很容易把生活中的不如意歸咎於外力,停止嘗試,因為他們認為命運和自己對著幹。人們很容易認為自己成長的環境、父母對待自己的方式或者自己就讀的學校決定了他們的未來。

但事實遠非如此。普通人和大人物之間的區別體現在他們如何對待生活中的不公平:海倫·凱勒、納爾遜·曼德拉、史提芬·霍金以及馬拉拉·尤薩夫扎伊,這些人都是很好的例子。

有時候,不管您怎麼努力,不管您如何的出色,您的最終結局都是成為砂糖曲奇。

如果您想要在生活中取得成功,就不要抱怨。不要把責任推給自己的不幸。昂首站立,放眼未來,繼續前行!

海豹突擊隊訓練中的一切都是可以衡量的。長跑和遠距離游泳都是採用鐘錶計時的。在俯臥撐、引體向上和交替打腿時,體位必須精確到位。理論測試需要打分,學員必須達到一定的門檻值。一旦未達到標準就要接受額外的體能訓練。這被稱為「馬戲團」。

在一天結束之時,所有其他學員回到營房之後,馬戲團開始上場。進入馬戲團的學員還將接受兩小時的身體折磨。馬戲團是一項懲罰性的措施,額外的體能訓練會讓你在接下來的一天感到筋疲力盡。一次馬戲團的經歷會引發一次又一次的相同經歷。

更糟糕的是,馬戲團會在學員身上產生心理效應。這是對學員失敗的一次承認。對於一生中極少遭遇失敗的人而言,這將難以承受。結果就是一個疲勞和失敗的「死亡漩渦」,這將終結一個學員成為海豹突擊隊隊員的希望。

但是,對於戰勝馬戲團的學員來說,額外的體能訓練將讓他們獲得更強壯的身體和更快的速度,他們的意志力也會更加頑強。對於將失敗視作學習、改進的機會,或因此變得謙遜的學員而言,馬戲團卻是他們取得成功的必經之路。

在我的職業生涯期間,我失敗過無數次:計劃出錯的人質營救、災難性的襲擊以及出乎意料的人員傷亡。但是每一次,我都會從失敗中得到經驗教訓。每一次經歷都讓我變得更加強大,更有能力執行下一次艱巨的任務。生命中充滿了失敗。要想成功,就必須學會戰勝馬戲團。

在海豹突擊隊訓練中,有一堂超越障礙訓練課程。學員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內越過大約 25 個具有挑戰性的木質結構。這些障礙包括一個必須翻越的繩網,一個橫跨在地面上迫使你在其下方爬行通過的長鐵絲網,一系列必須跳過的墻,以及一條必須穿過的長繩橋等等。

但最具挑戰性的障礙是「逃生滑繩」。要成功跨過障礙,學員必須爬上 30 英尺高的塔。塔頂系有一根 80 英尺的長繩,一直延伸到障礙末端的另一個較小的塔。

在逃生滑繩下方只有沙子。從障礙上跌落會導致重傷,可能因此無法完成海豹突擊隊的訓練。這是一項有危險的活動,大多數學員在嘗試滑下繩索時都非常小心謹慎。

完成超越障礙訓練課程的海豹突擊隊訓練記錄已經塵封多年。打破記錄的唯一方法是在最困難的障礙上冒險超越——從普通學員中間脫穎而出的唯一方法就是頭朝前滑下逃生滑繩。

學員克服恐懼、勇於冒險以及挑戰障礙的能力是完成海豹突擊隊訓練的關鍵所在。這就像生活一樣:如果想要取得成功,就必須克服疑慮、正視恐懼並面對危險,因為真正值得做的事情都是有風險的。

在海豹突擊隊訓練即將結束之時,學員們來到遠離聖地牙哥海岸的聖克利門蒂島。在這座島上,我們又經歷了三周的步兵式訓練,學習射擊、移動和通訊。同樣也是在聖克利門蒂島,學員們接受了一些讓人極度疲勞的體能測試。其中一項測試便是漫長的夜游。

因為我們之前經歷過長距離游泳,所以我們面臨的挑戰不是游泳的距離,而是航海同伴的性質所引發的憂慮。遠離聖克利門蒂島的海域是大白鯊(海洋中體型最大的食人動物之一)的繁殖地區。

海豹突擊隊教官喜歡向學員展示這一大型生物躍出水面吞食一些毫無戒備心的加州海獅的相片,以此引起學員內心的恐懼感。夜晚時分,身處大海中央,清楚地知道潛伏在海面之下的是一頭等在那裡要把你咬成兩半的史前動物,這時獨自一人會讓人感到不安。但是,所有學員都非常渴望成為海豹突擊隊隊員,所以海域中不管有什麼,都不能阻止他們。

每個人都做好了擊退鯊魚的準備。我們的目標在我們的心目中是光榮而宏偉的,這給了我們勇氣,而勇氣是一種卓越的品質。如果您有勇氣,那麼任何事和任何人都不能阻擋您的道路。但是如果沒有勇氣,您的道路就將由他人決定。

沒有勇氣,您就會被生活的誘惑所支配。沒有勇氣,人們就會被暴君和獨裁者所統治。沒有勇氣,任何一個偉大的社會都不可能繁榮昌盛。沒有勇氣,世界上的惡霸就會崛起。而有了勇氣,您就可以實現任何目標。要想在生活中取得成功,您就必須在內心找到與鯊共泳的勇氣。

在第二階段的訓練期間,學員學會使用閉路式呼吸器潛水。這種不產生氣泡的潛水裝備是蛙人的秘密武器。

但要成為一名海軍蛙人,配得上偉大英雄的稱號,您就必須成為一名水下艦艇攻擊的專家。

夜晚,在艦艇之下,黑暗吞噬著您。上方照射的燈光被氣勢雄偉的鋼船完全擋住。您的身體消失在黑暗之中,船舶機械的轟鳴聲甚至會使最有經驗的駕駛員失去方向。

在船舶下方,當一切進入最黑暗的時刻,您就必須進入最佳狀態。您必須深入內心深處,召喚您所擁有的每一分力量,完成這項任務。在黑暗時刻保持堅強可以讓您與眾不同。

人的一生中沒有比失去心愛的人更黑暗的時刻,然而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中,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在家庭、部隊、城鎮、城市和國家面前,我們如何在這些悲慘的時刻團結一致成為最好的自己。

我清楚地記得,當一名倒下的陸軍遊騎兵被送回到他在喬治亞州薩凡納的基地時的情景。他所屬的整個部隊,穿著他們最好的軍裝,從教堂行進到這位遊騎兵在河流街 (River Street) 上最喜愛的酒吧。沿著這條路線,薩凡納鎮的居民都出動了。消防員、警官、退伍軍人以及來自各行各業的平民都來向這位在阿富汗英勇犧牲的年輕戰士致敬。

在生命的某個時間點,我們都將面對一個黑暗的時刻,一個看似不可逾越的挑戰,一個摧毀我們的精神並讓我們思考生命意義的黑暗時刻。要在生活中取得成功,您就必須深入自己的內心深處,並在這個黑暗的時刻做最好的自己。

地獄之周。這個名字本身就會喚起恐懼感,而且理應如此。在海豹突擊隊訓練期間,地獄之周是年輕人生命中最艱難的六天。你會不斷地感到冷、濕,苦不堪言。你的手腳會因為不斷的運動而腫脹到兩倍大。教官會不停地折磨你,想退出的壓力是不可想像的。

但總有一天會分出勝負。那是一個星期三,事情發生在泥灘。

泥灘是聖地牙哥和蒂華納之間的一片區域,水從這裡流出,形成蒂華納沼澤地——一片可以吞沒你的沼澤地帶。在這個星期三的傍晚,當太陽開始落山時,我們班接到命令進入泥灘。泥漿吞噬著每一個人,直到只能看到我們的頭。

夜風在海灘上呼嘯而過,使得泥漿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愈發寒冷。教官站在泥漿的邊緣,執意要找出意志較為薄弱的靈魂。他提出,只要有五個人退出,就可以解除其他人的痛苦——只需五個人,班裡的其他學員就能離開這個讓人難以忍受的泥灘。很明顯,一些學員準備退出,泥漿讓人難以忍受。

然後,一個聲音開始在夜間回響。一個聲音在高聲歌唱。這首歌雖然嚴重走調,但卻唱得滿懷熱情。一個聲音變成兩個,兩個變成三個,不久之後,全班都唱了起來。

教官威脅我們如果繼續唱下去會在泥漿裡呆更長的時間,但歌聲持續著。不知怎麼地,泥漿似乎溫暖了一些,風也柔和了一些,而且日出並不那麼遙遠了。

如果想要在生活中取得成功,就必須給人們以希望。如果一個人有希望的力量,不論是華盛頓、林肯、金、曼德拉、馬拉拉還是您,他的力量就能永遠改變世界。

最後,海豹突擊隊的訓練場地有一個鐘,那是坐落在訓練場地角落的一個黃銅鐘。要想退出,鳴鐘即可。只要鳴鐘,你就不再需要早起。只要鳴鐘,你就不再需要長跑、游冷水泳或參加超越障礙訓練課程。只要鳴鐘,你就可以避開海豹突擊隊訓練帶來的所有痛苦。

我在海豹突擊隊訓練中得到的所有教訓中,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永不放棄! 這聽起來並不是十分深奧,但是生活不斷地將你置於這樣的境地——放棄似乎比堅持下去要容易得多。處境對您非常不利的情況下,放棄似乎是一種理智的做法。

如果您想要改變世界,如果您想要在生活中取得成功,就要追求您的夢想,永遠不要放棄。

我得到的教訓都很簡單:

  • 每天一開始已做好一項任務。
  • 找到一個可以幫助您走過一生的人。
  • 尊重每一個人。
  • 接受生活中的不公平,接受失敗。
  • 冒一些風險,在最為艱難的時刻前進一步,降服惡霸,激勵受壓迫的人,永遠不要放棄。

如果您做到了這些,那麼生活中所遇到的任何挑戰都不會阻止你實現自己的目標,同時還能讓世界更加美好。

McRaven

Admiral William H. McRaven, USN (Ret.), 是一位退役的美國四星級海軍上將。最近他開始擔任德州大學系統的名譽校長。McRaven的領導能力曾多次被國內、國際出版物和其他組織所認可。在擔任名譽校長之前, McRaven曾擔任美國特務隊(U.S. Special Operations)的指揮官並領導了全世界共69,000名男性與女性的部隊。

 

{{GetTotalComments()}} Comments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to ad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