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Language

Check Application Status
en

Resource Zone

深度埮括

Ross Vanderwolf, CFP

Rate 1 Rate 2 Rate 3 Rate 4 Rate 5 0 Ratings Choose a rating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for additional features

Other formats

Video 0:15:25

Note: Any content shared is only viewable to MDRT members.

想像一下,在你認為一切可能隨時結束的當下談論你的未來,會是什麼感受。 當Vanderwolf 和太太討論如果他們 能從一場在亞馬遜河遊河之旅發生的武裝搶劫中倖存時,他們會有什麼計劃,他心裡的感受就是這般 。在本次會議中,他回顧了這一場可怕的經歷以及他從中獲得的體悟。

今天,能夠與這麼多的朋友一起在 Los Angeles(洛杉磯)參加這次盛大的會議,我倍感榮幸。

是的,毫無疑問,從我的口音可以聽得出,我來自一個南半球的國家 — Australia(澳洲)。

像你們中許多人的國家一樣,Australia(澳洲)離這裡很遠。那裡有著無限風光 — 美麗的沙灘、熱帶雨林、內陸地區,當然還有世界上最危險的一動物!

因為我們遠離世界上的其他地區,所以澳洲人熱愛旅行,我也不例外。

很難想象,距離 1989 年我在 Toronto(多倫多)第一次出席 MDRT 年會,已經過去了近 30 年。當時的會議規模還很小!

我相信今天在場的許多人是第一次參加 MDRT 年會,為此,我想恭喜你們。

當時的情況沒什麼不同,像現在的你們一樣,參加那場會議讓我有機會見識各位英才,同世界上最成功的顧問之一進行探討。

在 1989 年第一次參會之後,我趁機遊了 Canada(加拿大),我之前從未去過,那次經歷太棒了!

像大多數參加年會的人一樣,我滿懷著滿腔熱誠和動力踏上歸途,渴望把在會議上學到的所有意念付諸實踐,我也確信自己想要加入這個實力雄厚的協會:MDRT。

我第二次參會在 1991 年,我的新婚妻子陪同我一起前往,那次會議的舉辦地點是 New Orleans(新奧爾良)。

我們打算在那年的下半年孕育小孩,並決定在會議結束後一起去海外旅行 — 生小孩之前的最後一次夫妻旅行,這一次是去南美洲。

那次的會議依然很棒,結束後,我們夫妻二人便前往 Peru(秘魯)Lima(利馬),開始旅行的第一階段,搭乘沿 Amazon(亞馬遜河)順流行駛的小遊輪。

請想像你和我們一起開始這次遊輪旅程 — 所有人在上層甲板上品嚐美酒,欣賞著 Lima(利馬)的日落、優美的環境、優秀的人們以及興奮的感覺!我們想著,沒有比這更好的事了!

品嚐完美酒後,我們去主餐飲區吃晚餐,此時我們還認為那會是一次完美的冒險之旅。

但是,我們坐到餐桌旁還不到 20 分鐘,就突然聽到一陣巨響、一陣騷動,然後我們看到一群穿著迷彩服的男人拿著半自動槍衝入餐飲區。

起初我們還以為一定是船上的娛樂節目,直到他們開始朝著屋頂鳴槍,有塊彈片打中一名船員,我們才知道事實並非如此。

這些人是歹徒,他們吩咐我們趴在地上,要求我們團隊交出 20,000 美元,他們會每隔 10 分鐘射殺一人,直到取得錢為止。

面對這種情況,一切都變得清楚。

我趴在地上,妻子在桌子的另一側,我們試著伸手握住對方的手,相互安慰,而上方則是六個手持自動化武器的男人,大聲喊著他們的要求,這種場面必然會讓人思緒萬千。

事先說明,我們當時正在 Amazon(亞馬遜河)的中心,手無寸鐵,而且根本不可能有警察或其他任何人來營救我們!

可想而知,情況非常緊張。我希望你們一生都不會面對類似的情況。

每一對夫妻都被歹徒用槍頂住後背,前往自己的船艙尋找現金和其他貴重物品,但是收獲甚微,歹徒們意識到他們的要求無法滿足。

之後便是更具威脅性的話語,這也預示著,他們很快就開始殺人了。

我可以證實,在這樣的時刻,時間似乎過的特別慢。僅僅 30 分鐘,我感覺像是過了幾個小時。

在我們看來,當你認為自己的生命很快就要走向終點時,要把握機會和你的伴侶及自己進行深刻的談話。我們談到悲劇收場的旅程,可能對雙方家庭產生的影響。

我們也談論了,輪到我被殺時,我們會怎麼做。

我的妻子 Chris 當時說她會和我同生共死,輪到我被殺時,他們必須連她一起殺了。現在看來,那便是承諾。

我記得的最深刻的談話是關於未來 — 我們的未來。我們死裡逃生後要做些什麼,

我們討論了生小孩、組織家庭的計劃,也憧憬著我們一家的未來生活。

我在那晚也對自己許下了一些承諾,如果我們能夠脫險,

今後有哪些事我會改變做法,有哪些事我會堅持到底。我會接受哪些事,更懂得對哪些事懷抱感激之心。

我今天能站在這裡,說明我們那晚的結局不錯,得以繼續生活,但是那些談話和承諾一直留在我的腦海裡。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我沒法徹底忘卻那次經歷,但那是我旅行期間唯一一次不愉快的經歷,在那之後我還去過很多次旅行。

加入執行委員會最讓我高興的權利之一是能夠走遍全世界,結識志向遠大的會員,認識他們所效力的公司,

深入了解他們的文化、他們為客戶提供建議的方式、他們推銷的產品、他們的工作待遇,這些資料對探索他們的世界具有不可估量的價值。

在全球範圍內,我們的行業正在經歷史上最具有顛覆性和挑戰性的時期。事實上,這就是一場變革。

不同的國家面臨著不同的挑戰。United Kingdom(英國)、Australia(澳洲)、Canada(加拿大)和 United States(美國)目前都面臨著與日俱增的監管與合規壓力,因為相關機構對我們的行業越來越感興趣,參與度也越來越高。

在中國、India(印度)、Vietnam(越南)、Thailand(泰國),整個亞洲以及全世界的新興經濟體中,顧問所面對的挑戰是,在需求呈指數級增長的情況下提供優質建議。

如今,我們的許多會員都在瞬息萬變的環境壓力下進行業務和實務變革。但是在我看來,主要挑戰是我們持續滿足客戶不斷增加的期望的能力。

客戶受教育的水平越來越高,也越來越清楚地意識到他們有多種不同選擇,例如機械人建議、金融科技和直銷。

我最近讀到一句我認為非常準確的名言:“如果將客戶的無知作為企業的盈利核心,你就真正遇上麻煩了。”

我們必須不斷自我提升,才能滿足客戶和公眾的期望。

我相信,這將成為我們頭頂的利劍。

如 MDRT 會員般的專業顧問,正在不斷裝備自己,一直與客戶進行獨一無二、深入且有意義的討論。

弄清楚客戶真正著緊的事情,幫助他們履行對自己和家人許下的諾言和承諾,慶祝他們的成功,在最艱難的時刻為他們伸出援手,這些就是我們的工作。

增強合規性、監管和學習的既定目標不僅僅是保護我們的客戶,還在於提高我們的專業水平,而且這種舉措也不會成為專注於服務客戶的顧問的阻礙。

Winston Churchill 有句名言:“悲觀者從每個機會中看到困難。樂觀者從每個困難中看到機會。”困難、逆境或變化總是蘊含寶貴的財富。我們只需要敞開心扉,用心尋找。

在持續把客戶需求置於首位的同時,我們將繼續取得個人以及職業生涯的進步。

今天站在這裡,面對同樣身為 MDRT 會員的你們,是我一生中最謙卑的時刻之一。

就我個人而言,我想感謝很多人 — 那些在我身上發現我自己未能看到的亮點的人,那些在我毫無自信時相信我的人 — 我最要感謝的是妻子 Chris 和兩個孩子 Scott 和 Bridgette,曾幾何時,我們以為沒機會擁有孩子。

三十年前,我夢想成為 MDRT 的一員;而現在我可以說,MDRT,也就是你們,已經真正成為我和我的家庭的一部分。MDRT 不僅塑造和影響了我的職業生活,也滲透到我生活的各方面。

我很榮幸能夠成為新任會長,我對你們每個人的承諾是,我本人以及整個執行委員會將繼續致力於透過這個實力雄厚的協會、匯聚傑出人才的社區以及未來幾年在瞬息萬變的行業環境中盡能力滿足大家的需求,與各位互動。

我們會堅持與大家深入交流,並繼續共同成長,邁向未來。

Vanderwolf

Ross Vanderwolf, CFP, 是MDRT的第一副會長,來自澳洲昆士蘭毅力谷區。MDRT會齡30年,9次獲得內閣會員,7次獲得頂尖會員資格以及MDRT基金會的“白金騎士”。除了參與許多MDRT和澳洲金融服務行業的志工服務外,Vanderwolf曾榮獲多項產業優秀獎項。

 

{{GetTotalComments()}} Comments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to ad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