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Language

Check Application Status
en

Resource Zone

飞向天堂

Eric Whitacre

Rate 1 Rate 2 Rate 3 Rate 4 Rate 5 0 Ratings Choose a rating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for additional features

Note: Any content shared is only viewable to MDRT members.

与他人团结可以实现什么样的力量?你是否愿意把握新机会将人们凝聚在一起,无论他们的能力是否有限?在本次会议中,Whitacre 阐明了他是如何成为一名作曲家的,以及是什么促使他创立来自几十个国家的数千人所组成的虚拟合唱团。免试镜(除非你想独奏)。

18 岁时,我希望成为一名摇滚明星,那是我的全部梦想。当时是 20 世纪 80 年代末期,所以我们说的其实是流行音乐。我当时希望成为 Depeche Mode(赶时髦)乐队的主唱,而这也依然是我现在的愿望。我之前从未在合唱团唱过歌,后来加入合唱团也只是为了见到女孩子,但后来发生的事情表明,这是我一生中所做的最明智的决定之一。

在合唱团的第一天,指挥让我们将乐谱翻到 “Kyrie”(求主垂怜)— 来自 Mozart 创作的《安魂曲》 (Requiem)。我当时完全不知道“Kyrie”是什么,也不知道 Mozart 是谁。我打开面前的乐谱。指挥站在我们面前,深吸一口气,一瞬间,100 个人开始在房间里发出声音。这与我之前听过的任何东西都不相同。这是宇宙级别的瑞士表 — 其复杂性、高雅性和人性都达到了相当高的层次,在那一刻之前,我甚至不知道这种情景有可能发生。

现在回想起来,我意识到那不仅仅是音乐自身。而是,在我的人生中,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比我自身更庞大的某件事情的一部分。于是我尽可能参加每一次合唱,并且开始写歌和谱曲。当我从茱莉亚学院 (the Juilliard School) 毕业并获得硕士学位时,我已经是一位专业的作曲者和指挥了。如今这依然是我的身份。

谱曲是一个非常奇怪的职业。你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待在房间里,只穿着内衣,说实话,就是尝试着将两个音符放在一起,尝试从神明那里偷取一点火种 — 最后才写出了一个作品。你去参加盛大的首次公演。人们演奏了这个作品,这个作品被发行了,这意味着全世界的合唱团和管弦乐团都可以购买乐谱并进行表演。

但是在出现社交媒体之前,作曲者很少有机会知道他们的音乐对于人们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回到 2009 年,那时 YouTube 刚刚兴起,有人给我发送了一个视频链接并对我说:“你应该看看这个。”那是一个年轻女孩的视频,她叫 Britlin Losee,当时只有 17 岁,来自 Long Island(长岛)。Britlin 希望与我分享一个她制作的粉丝视频。她将视频上传到 YouTube 上,就像一个电子版的漂流瓶,希望它能够以某种方式找到我,而它的确找到了。这里有一小段 Britlin 的视频。[视频]

我认为 Britlin 是我见过的最美好的人。我觉得她的视频非常纯洁和真挚,而这个媒介自身也提供了共同制作音乐的新方式。当时我想,如果我能够以某种方式让 25 个人做 Britlin 所做的事情,也就是唱自己那一部分的女高音、女低音、男高音或男低音,前提是他们全部要以相同的速度、相同的节奏和相同的音调歌唱,如果他们将自己的视频上传到 YouTube,我们同时播放所有视频,那样就会形成一个合唱团,一个虚拟合唱团。

第一个巨大的挑战就是,我们如何使每个人同时歌唱?我上传的这个视频是我在指挥自己创作的作品“Lux Aurumque”,这是拉丁文,意思是“光明和金子”。[视频] 大家可以看到,视频里没有声音,因为那里还没有合唱团。我只是在脑海中想象着音乐。我可以告诉你们,那是我在工作室中度过的非常奇怪的一天。他们都认为我疯了。我上传了那个视频,供人们免费下载。我免费提供了乐谱,方便人们下载。我并不知道人们到底会不会加入进来。你瞧,人们开始上传他们的视频。[视频]

这是 Cheryl Ang,来自 Singapore(新加坡)。[视频]

这是 Evangelina Etienne,来自 Louisiana(自路易斯安那州)。[视频]

这是 Chris Hanson,来自 Sweden(瑞典)。[视频]

这是 Jamal Walker,来自 Texas(德克萨斯州)。[视频]

总共有来自 12 个不同国家的 185 位歌者上传了他们的视频。我完全不了解视频制作,但是突然之间,我获得了这么多的视频资产。一个叫做 Scott Haines 的年轻人在人群中出现了,他说,“我希望参与这个项目”,我说,“真的很感谢你能来找我,Scott”。Scott 大约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来合成所有视频,把它们叠加在一起,最重要的是,清除杂音。在这些文件中我们可以听到一些杂音,有一些文件的背景音里面有乐队的声音,而他清除了所有杂音。在一些视频里,我们可以听到蟋蟀的叫声或者是救护车的声音。甚至在一个视频里,我们可以在背景音里听到一个年轻人的母亲在对他大喊大叫。但是他清除了所有的杂音,我们合成了所有的视频。2010 年 3 月,也就是 8 年前,我们在 YouTube 上发布了 “Virtual Choir 1.0 Light and Gold”。[视频]

老实说,我以为只有我的一小群朋友、合唱团同伴会观看这个视频,但这个视频却意外地火了。在第一周,我们已经有了几百万的播放量,并且视频被 International News Media 收录。忽然之间,世界各地的歌者都写信来问:“下一次虚拟合唱团是什么时候?我怎样才能参加?”于是在第二年,我们发布了“Virtual Choir 2.0 Sleep”。[视频]

这一次,视频中有来自 58 个不同国家的 2000 多个人。这些歌者来自 Iran(伊朗)、Iraq(伊拉克)、Libya(利比亚)、Syria(叙利亚)和 Israel(以色列)。这些歌者来自非洲大陆的七个国家,向南远至 New Zealand(新西兰),向北远至 the Great Alaskan Bush。几乎在一夜之间,我们的一个小小的实验变成了一个全球的合唱团。于是在下一年,也就是 2012 年,我们发布了“Virtual Choir 3.0 Water Night”。[视频]

其中有来自 73 个不同国家的 3746 段视频。后来这些歌者开始进行虚拟的接触。我们可以通过网络看到这种情况;只有人们在网络上已经结识或是他们彼此住得很近时,他们才会在现实中见面。比如有一对情侣,他们居住的地方恰好很近,于是他们开始约会,现在已经订婚,不久之后我们就要迎来虚拟合唱团的第一个宝宝了。

我们还开始收集来自歌者的感言。他们有什么感受?他们有怎样的经历,以及他们为何参加虚拟合唱团?我们因此而听到了这些非同寻常的故事。有一位男士从小就在合唱团唱歌,后来在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他变成了法定盲人。在过去的 30 年中,他无法再到合唱团唱歌,因为他看不到指挥。现在,他第一次可以距离屏幕足够近来看到我的指挥,于是他加入了合唱团。

还有一位年轻的女士,她毕生都与妈妈一起在合唱团唱歌,这是她们一起去做的一件事情。她的妈妈因癌症而处于病危状态,所以她在临终关怀机构录下了自己握着妈妈的手的视频,作为对她的致敬。

有一位来自 Cuba(古巴)的男士很想加入虚拟合唱团,但是由于政府法规限制,他无法发送超过一兆的文件。于是,我们让他与我们的技术团队联系,我们教他如何将自己的文件拆分成 26 个一兆的文件,当他将文件发送给我们之后,我们再将文件拼接到一起。这样,Cuba(古巴)也成为了虚拟合唱团的一部分。

我们不断挑战极限。2013 年,TED 的负责人 Chris Anderson 问我他是否有可能组织一次实时的虚拟合唱团 — 歌者们实时从世界各地现场演唱。我在电话上告诉他:“当然,完全可以。我们愿意做这件事。”然而事实表明,这根本不可能。因为地球很大,所以避免不了大约几毫秒的天然延迟。这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很长的时间,但是在音乐中,几毫秒简直像一生一样长。因此会有这样一个固有的问题 — 歌者会延后或提前歌唱。我们无法让每一个人同时歌唱,于是作为作曲者,我决定将这个问题变成一个特色。我编写了一个作品,歌者不必以完全相同的节奏歌唱。他们可以模拟下雨的声音,他们可以打着响指一遍又一遍地唱着自己的部分,最终形成这样的声音。这里有一段视频,就是 2013 年 TED 会议上的那场表演。[视频]

我们甚至专门为 18 岁以下的歌者组织了一个虚拟青年合唱团,所有人都参加了英联邦运动会开幕式上的表演,人们可以通过 Glasgow(格拉斯哥)Celtic Park 100 米宽的屏幕进行观看。逾 3000 位年轻人加入了我们,并帮助我们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UNICEF) 筹集了将近 300 万英镑。[视频]

最后,在整个虚拟合唱团项目中,我们始终保持一个信条:每个人都可以参加。除非是独唱,否则没有试听。无论是经验丰富的专业歌者,还是之前从来没有唱过歌的人,我们都欢迎。这些歌者最年幼的 2 岁,最年长的 99 岁。我们有过一些聋哑歌者,他们比手语而不是大声唱出来。有些人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在传统的合唱团中歌唱,我们便致力于越来越多地倡导和接触这类群体。关于我们的合唱团,有一件很棒的事情就是它的规模很大 — 60000 名歌者在一个巨大的足球场内歌唱听起来很棒,而它已经顺利进行了。

虚拟合唱团的一部分目标是消除传统音乐大厅的限制,一部分目标是突破技术与艺术的边界,但目前为止最大的一部分目标则是在社会与政治边界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为人们提供机会,去参与一些规模更大、意义更大的事情。

今天下午,我很高兴能欢迎 America(美国)最好的合唱团之一 — 河滨社区大学 (Riverside City College) 合唱团来到台上,这个合唱团的负责人是 John Byun。我们将一起为各位表演最新的虚拟合唱团曲目 Fly to Paradise(飞向天堂),这是我为 Virtual Choir 4 所写的作品。将会有来自 101 个国家的 8420 位歌者与我们共同表演,之后我们将播放所有人共同歌唱的最后一个视频。[视频]

Whitacre

Eric Whitacre 是一位格莱美奖合唱作曲家兼指挥家,他的作品以融合艺术和科技而著名。他最为人熟知的创作在于技术上创新的作曲和具开创性的虚拟合唱团。Whitacre曾为许多闻名全球的管弦乐团和艺术家作曲,曾在五大洲演出,并曾在剑桥大学悉尼萨塞克斯学院当过驻校作曲家。

 

{{GetTotalComments()}} Comments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to ad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