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Language

Check Application Status
en

Resource Zone

我的真理

Kechi Okwuchi

Rate 1 Rate 2 Rate 3 Rate 4 Rate 5 0 Ratings Choose a rating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for additional features

Note: Any content shared is only viewable to MDRT members.

生活不只在于你的遭遇,而在于你对那些事件的反应。在这次会议中, 身为某次飞机失事事件中仅存的两名幸存者之一,全身65%三度灼伤的Okwuchi分享了她在恢复过程中所学到的四堂课。

我叫 Kechi Okwuchi,今年 28 岁,是圣托马斯大学休斯顿分校 (the University of St. Thomas-Houston) 的一名 MBA 学生,也是 Shriners Hospitals for Children 的一名烧伤幸存者/患者大使。我相信上帝安排我在各个重要的人生节点遇到一些很棒的人,并与这些人联手合作,共同造就了今天的我。

现在,我想要与大家分享的是,从 2005 年 12 月 10 日起,我尝试用余生践行的四条非常重要的真理。为什么是那一天呢?因为正是在那一天,我的生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我希望当我与在座的所有人分享这些真理 — 我的真理时,至少有一个人能在某种程度上从中获益。

我的故事要从 1989 年 10 月 29 日的 Nigeria(尼日利亚)开始,那一天我出生在一个充满欢乐的家庭里,我有很棒的父母。

我度过了非常幸福的童年,也度过了十分普通的尼日利亚人的高中生活。我曾经是一个典型的青春期女孩,像其他人一样以自我为中心。我喜欢谈论男孩、音乐和时尚,也喜欢与朋友们出去玩。我与其他同龄的孩子没有任何不同。

然后时间来到了 2005 年 12 月 10 日。那时,我 16 岁。

我与其他 108 位乘客一起乘坐当地的航班回家过圣诞节,其中有 60 人是我的高中同学。那次航班的一切都很正常,直到着陆前的大约 20 分钟,飞机在降落到机场时发生故障并坠毁了。当时飞机上一共有 109 人,这次事故夺走了 107 人的生命,其中包括我们学校其余的所有学生。

只有两个人活了下来,我自己和另一个叫做 Bunmi 的年轻姑娘,在事故发生之前我并不认识她。我全身 65% 以上三度烧伤,立即被送往南非,因为那里有护理我这种程度的烧伤所需要使用的设备。

这是我在南非的医院接受人工昏迷之后的样子。[影音资料]

从事故发生的那一刻起,我几乎无法控制在我生命中发生的事情,无论好坏。我完全可以控制的只有自己对于这些事情的反应,而这完全基于我在康复过程中发现的四条真理 — 关于信念和身份、前进、冒险等等。

我的信念和我的身份在某种程度上是密不可分的,的确如此。在事故发生之后,我与上帝建立了某种遥远的关系,而这主要是通过我的母亲实现的。然而后来我走到了一个节点,我被迫意识到如果自己需要任何超越身体的治疗,就可能必须与上帝建立一种更为直接的关系。

当我开始越来越多地了解上帝之后,我便开始好奇自己在事故后的外貌。我想知道我的脸看起来是怎样的。我知道我的母亲担心我的反应,老实说,我也担心,但是原因与别人所认为的并不相同。我并不一定担心我的容貌本身;我更加担心我对于它们的反应。我的新面孔将对我的个性、我的自尊和我的自信产生怎样的影响?这些品质在多大程度上取决于我的外表?

最后的事实表明,二者完全没有联系!当我的母亲将一面镜子举到我的面前时,我在事故后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样子,我看到了这些伤疤和畸形的地方,但我依然可以看到 Kechi 还在那里。我无法说出在那一刻我所感受到的如释重负,因为这意味着即使我看起来已经完全不同,但我仍然可以是我,可以像原来的我一样去做事。

之后我意识到,人有内在的和外在的优点,我相信与我们的身体形态相比,上帝更注重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在。因此,我可以用这些优点来定义我的身份,因为我知道身体对于上帝来说不重要,那么它对我来说也不重要。

所以这就是我的第一条真理:我的伤疤和我的身体形态无法定义我。它们并不代表我的全部身份。并非所有的伤疤都像我的伤疤一样明显;有些人的伤疤虽然看不见,但却会伤害心灵和灵魂。我所认识的最强大的人,都允许他们的伤疤成为自己故事的一部分,也允许它们参与到变成更好的自己的过程中。

当我从因飞机坠毁而失去许多好朋友的绝望中恢复过来的时候,我得出了第二条真理。我问自己,我是否能够从这种沉重的痛苦中走出来,如果可以的话,怎样才能做到?

在南非接受治疗的四个月期间,我得知了事故的全部情况 — 只有两个人活了下来,我们学校的 60 名学生都去世了。我连续哭了两天,哭到自己精疲力尽。之后我醒来继续哭。那是一种很恐怖、很无助的感觉,是得知自己失去那么多好朋友之后的沉痛悼念。我的母亲和祖母为我祈祷并安慰我,她们告诉我,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于是我在心里想,的确如此。为什么要去问原因呢?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原因可以解释这么多生命的逝去。与其陷入追问“为什么”和假设“如果当初”的情绪沼泽中,不如从对逝者的回忆中吸取力量,这对我来说更有帮助,我会有动力好好生活,让他们以及他们留下的亲人们感到骄傲。我就是这样决定面对今后的生活,就是这样决定向前走的。

这是我的第二条真理:对我来说,前进意味着承认生命中困难的存在 — 无论它是怎样的形式,并选择从中吸取力量,而不是让它击垮我。这绝对是我的一个正确选择。我告诉自己,没关系,Kechi,在困难的情况中可以悲痛、可以哀悼、可以哭泣也可以觉得痛苦,但是你还要了解,在某一刻你必须决定自己是否要停在这里。

后来我到美国继续治疗。在努力生活的过程中,我尝试提醒自己牢记我的两条真理,并且我有最好的支援系统来帮助我。

最终我重新开始读高中,我上了大学并获得学术奖学金,而成绩优异对我来说是如此重要。我来告诉你们原因。

其中一部分原因是我希望向自己和其他人证明,我的能力是没有问题的。我不需要任何施舍和捷径。成为 Galveston(加尔维斯顿)Shriners Hospitals for Children 的烧伤护理患者使我发现,那里还有一些成人、孩子甚至幼儿的情况远远比我糟糕,因此我不能用我受过的伤作为借口和理由,而不像其他任何学生一样努力学习。这使我想到,尼日利亚著名的音乐制作人 Cobhams Asuquo 在最近一次演讲中说过一句令我感到震撼的话:“与怜悯相比,功绩会使你走得更远”。这真的是一句充满智慧的话。我不想要任何不是凭自己努力获得的东西。

我如此努力地获得优异成绩的第二个原因就是,对我来说,我的学位不仅仅属于我自己。它属于在那次飞机坠毁中失去生命的 60 个孩子,他们没有获得继续成长和追逐梦想的第二次机会,而我有。我希望他们的父母能够为这个在那天幸免于难的生命感到骄傲。我知道他们一直在关注我,一直在向我伸出援助之手,鼓励我,为我祈祷。我希望在这件对他们来说无比消极并且充满痛苦的事情中,表现出一点点积极的东西。

2015 年,我以全班前 10% 的成绩毕业,享有经济学学位最高荣誉,在那一刻我感到无比幸福,也身感责任重大。这是我对 60 位天使最极致的悼念。

快进到 2016 年,我开始在母校攻读 MBA 课程。差不多在这个时候我得出了我的第三条真理,它关于的是冒险。

我意识到,如果我们要等待伴随冒险而来的恐惧消散之后再去尝试新的事情,那么我们永远不会去做新的事情。因为我们都有这样或那样的恐惧,所以你必须选择自己的恐惧。

对我来说,我宁愿在做的同时害怕,而不愿害怕去做。选择自己的恐惧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可以避免陷入“如果”和“假如”的烦恼之中。

就拿去年的我来说,我去年成为《美国达人》 (Americas Got Talent) 这档电视节目的一名选手。AGT 是我到目前为止所面临的最纯粹的一次冒险,毕竟我是一个经历过 100 多次手术的人。如果不是我的朋友“强迫”,我应该永远都不会做这件事。她在没有告诉我的情况下帮我报了名,因为她知道我永远不会自己去报名。我知道的下一件事情就是,我接到来自 AGT 选角负责人的电话,接着在几个月之后,我就出现在了国家电视台中!

我到现在也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如果我的朋友没有那样去做,如果我没有接受冒险去跟进,我依然会相信我的才艺没有足够的竞争力。说实话,我现在仍然很难相信我的才艺有竞争力,我的脑海中有个声音告诉我,我走到这么远是因为我的故事,我一直在与它抗争。正如我之前所说,我不想要任何不是凭自己努力获得的东西,而且在我参加节目期间,人们确实过于关注我个人的经历。但是我最终成为那个节目排名前 10 的决赛选手,是因为我的朋友在我的身上看到了一些我努力在自己身上寻找的东西。

事实的真相就是,我们作为个体对于自身的阻碍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人。我们是自己最糟糕的批判者,我们比其他任何人更善于说服自己不要去冒险和探索新的机会。

对我来说,这意味着我需要摆脱思维的局限,意识到我出现在这里还有更大的意义。我相信是上帝将 AGT 的舞台变成我的一个平台,使我能够面对全球的观众,以一种可能给人带来积极影响的方式展示才艺并分享我的故事。

如果我说这就是我预见到的人生轨迹,那我就是在撒谎,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当你接受冒险并选择自己的恐惧时,美妙的事情就会发生。这使我想要分享我的第四条也是最后一条真理生命中最棒的事情都发生在你的舒适区之外。

我在《美国达人》(Americas Got Talent)上展示的才艺是唱歌。所以最后,我希望与大家分享我最爱的一首歌。它叫做“Conqueror”,是 Estelle 的一首歌,这其实也是我在 AGT 的最后一场表演。希望各位能够喜欢。

Okwuchi

Kechi Okwuchi 是一位尼日利亚籍的歌手和励志演说家。她是2005年Sosoliso航空公司第1145次航班失事事件中的两名幸存者之一。她克服了她的身理、心理和情绪方面的障碍,并在2015年以优异成绩获得了经济学和市场行销学士学位。2017年,她成功入选参加了电视节目《美国达人》(America's Got Talent),最后获得了第二名。

 

{{GetTotalComments()}} Comments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to ad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