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Language

Check Application Status
en

Resource Zone

展望未来

Angus Hervey, Ph.D. and Tané Hunter

Rate 1 Rate 2 Rate 3 Rate 4 Rate 5 0 Ratings Choose a rating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for additional features

Note: Any content shared is only viewable to MDRT members.

随着科技的进步,人们比以往更加紧密。然而在大量的资讯流中,很容易将焦点摆在负面消息和恐惧上。在本次会议中,Hervey和Hunter探讨了智能与思维模式的相关性,以及如何利用科技和资讯来寻求灵感和改变。

Hunter就是现在,正当我们说话的时候,有六个人正居住在太空中,还有一辆宝石红的电动跑车正介于地球和火星之间,行驶在千年距离的日心轨道上。发射这辆车的火箭是试飞太空船,其最终目的是要把我们送到火星。本世纪,我们将会成为星际物种。

Hervey在今年的冬奥会上,带有微型数字大脑的 1,200 台机器人涌入午夜的天空,展现出一个一英里宽的图案,即象征人类团结的奥运五环。

Hunter在北非的沙漠和墨西哥中部的森林中,我们借助激光扫描仪去探寻失落的古城;在南极洲下方漆黑的深处,机器人潜艇正在为人眼从未看到过的水下冰穴绘制地图。

Hervey有 200 多万颗钻石正在通过一项十年前不存在的区块链技术进行跟踪,而且机器现在可以将中文新闻消息翻译成英文,且在质量和准确性上与真人无异。

自混沌初开之时,语言障碍就已成为人类进步的一大阻碍,在座各位将能在有生之年见证这些障碍的消失。

Hunter以色列生物技术专家正在将皮肤细胞转化为人类骨骼,而且这些基于我们自身生物学特性的“备件”比我们的普通骨头要强壮七倍。

Hervey顺便说一下,上述每个故事都发生在过去的三个月中。

Hunter上个世纪的魔法成为了今年的科学。早上好,MDRT。

Hervey我很高兴地向大家介绍我的好朋友 Tané。

Hunter这是我的好朋友 Gus。

Hervey我们共同...

Hervey Hunter展望未来。

Hunter那么,在这个变化如此之快的世界里我们将有怎样的结局?这两位在 MDRT 舞台上分享科技领域最新发现的世面灵通的千禧一代会有怎样的结局?

Hervey最为重要的是,所有这些都与各位有什么关系?好的,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回到时光遥远、落满灰尘的历史脚注...一直追溯到 1995 年。[影音资料]

HunterGus,好漂亮的背带。我们能仔细看一下这条项链吗?[影音资料]

Hervey在世界的另一面 - 南非的约翰内斯堡和新墨西哥州的拉斯克鲁塞斯 - 在几乎相同的时刻发生了这件事。[调制解调器的声音]还有人记得这个美妙的噪音吗?好吧,这对于我来讲很美妙。1995 年对我而言是个有着重要意义的一年,因为我第一次实现了因特网连接并且有了第一个女朋友!

Hunter她叫什么,Gus?

Hervey她叫 sweetcheeks13。是的,我是在网上认识她的。我想我做得很好。1995 年时有 1600 万人使用因特网,所以这就好像是大海捞针一般。

Hunter2018 年的今天,全球有 55 亿超过 14 岁的人口。其中 50 亿人有电话,30 亿人有智能手机。这就意味着现在有超过半数的全球人口都在上网,连接着人类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信息资源。

Hervey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非凡的科技成果。过去从未有过这么多人使用一种工具 - 智能手机 - 普及如此之快,规模如此之大。在我们狂热地连接网络、发送推文、发布帖子和下载资料的同时,我们生成了上万亿太字节的数据。

Hunter但是这些数据流不仅可以推动商品、服务、贸易和人员的流动,而且它们本身也极具价值。自 2015 年以来,数据流占据的全球 GDP 增长比全球全部有形商品贸易还要多。数据是新型石油,每个人都想要分一杯羹。

Hervey而数据的不同之处在于,石油是一种价格高昂的集中化资源,数据则更为廉价、更易获取。它引领了一种新的数字全球化形式,打造了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Hunter它把机会分享给了数以百计的国家和地区、数以千计的小企业以及数以百万计之前从未能够参与到全球经济中的人们。为什么这种东西如此具有颠覆性?为了回答这一问题,我们需要向你们介绍一下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一群人。极客!

Hervey你们知道,极客操作的是代码,是代码让我们可以收集数据、完善数据、分发数据以及最终赋予数据价值。代码是一种新出现的事物。它具有我们所谓的三零属性组,这让它非常特别。

Hunter首先是生产的零边际成本。一旦我构建了一段代码,则在构建另一段执行相同功能的代码时将不会产生任何成本。我可以根据需要多次复制粘贴这段代码。我再创建一百万个代码和再创建十亿个代码毫无差别!

Hervey其次是分发的零摩擦。在一个人人互联的世界中,代码无处不在。将代码从此地发送到洛杉矶市中心和发送到布宜诺斯艾利斯或北京对我而言没有区别。运输零成本。

Hunter最后是更新零延迟。一旦有新版本出现,我立即就能获取到,而且软件更新将自动完成。在我们说话的同时,你们很多人的电话正在进行着更新。

Hervey代码,换句话说,完全不像一件产品或一项服务。事实上,代码更像是一个想法。因为如果我和你分享一个想法,我们各自仍然会有一份这个想法。

Hunter三零原理组是新通信革命的关键。这也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都在科技领域的原因 - 三零是这些公司商业模式的核心,而它也可以是贵公司的核心。

Hervey但是,要在新新经济中取得成功,至关重要的因素并不是此处的资源。[指向电话]是此处的资源。[指向头部]智慧的产生不在于你知道了什么。而在于你的思维方式。

Hunter随着人类的进化,我们的大脑在应对负面故事时就像是尼龙粘扣,而面对正面故事时则像聚四氟乙烯。研究表明,当我们看到坏消息时,它会覆盖大脑的高功能部分。我们会停止理性思维。坏消息会产生生理效应。我们的应激激素激增,心率加快,而且出汗量也会增加。

Hervey但是,人类还是一种同理心机器 (empathy machine)。我们很容易受他人情绪的影响,对于他人的感情感同身受。恐惧能够蔓延 - 在高度互联的星球上,一种负面情绪能够影响所有人。它就像是一种心智病毒,能够让媒体沸腾但却让前景堪忧。

Hunter这就是为什么埃博拉病毒和寨卡病毒成为头条新闻,而医生的糟糕笔迹虽然会杀死更多人,却没有登上头条。这都是真实的故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颂扬危险或恐怖的职业,比如警官或消防员,但却不去赞美会挽救更多生命的护士。那为什么说他们会挽救更多的生命呢?因为他们能够看懂医生糟糕的笔迹。

Hervey然而还不只如此 - 情况会越来越糟。一旦我们相信,埃博拉病毒就要来了,或者机器人会接替我们的工作,或者发生的事情让我们紧张害怕,我们就会去寻找更多的信息来加以验证。

Hunter而当这些坚定的信念受到质疑,我们则会更加深入地挖掘。这是一个危险的反馈回路。我们陷入坏消息泡沫中,一旦陷入其中就很难逃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中有这么多人对未来感到恐惧。

Hervey我们很容易就会失去希望,这也正是我的遭遇。2012 年,我在伦敦经济学院完成了博士学业。十多年来,我致力于研究森林砍伐的原因,这是我们所处时代的关键问题之一。这项工作不期然地打垮了我。研究即将结束时,我发现自己陷入了否定关系的恶性循环。我相信人性是命定的,我在新闻中看到的一切都证实了这一点。我们所寻求的往往都实现了,不是吗?我每天都懒得起床。我找不到工作;我不再吃东西、不再锻炼,也不再与爱我的人交谈。

这时,我读到了英国记者 George Monbiot 的一篇文章,他在这篇文章中说道,如果环保主义者故意去让人们疏远他们所生活的世界,他们就不会取得更好的效果。

40 年来,我们一直在告诫人们海洋正在消亡、森林正在燃烧、水战争即将来临以及我们都处于与气候变化定时炸弹相互碰撞的过程中。

Hunter嗯,恐惧是博得关注的有效手段...但同时也是刺激人们的可怕方式。

Hervey尤达大师有句名言:“恐惧引发愤怒,愤怒导致憎恨,憎恨造成痛苦。”

所以,那一天我决定不再屈服于恐惧。我决定要寻求改变的故事,去寻找努力让世界更为美好的芸芸众生。现在在你身旁就座的可能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然后一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通过改变我的思维方式,我改变了世界的面貌。我开始看到数以百万计的解决方法。我意识到全球媒体雷达已经失灵 - 一直以来,它只是在发现问题。

Hunter乐观不一定是我们对周围世界的响应,而是我们做出响应时的一个选择。

Hervey那么,通过新型透镜看到的科技革命是什么样子的?如果我们接触科技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出于乐观、好奇和兴奋,情况又将如何?

Hunter那时我们将会敞开心扉接受新的可能性。好消息是你不仅可以改变自己的新闻来源,还能改变自己的想法。你可以选择害怕科技,因变化的节奏而不知所措;或者你也可以改变自己的视角,积极寻求正在发生的数以百万计振奋人心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应该会给我们带来极大的启发。

你们看,我们得到的启发不仅仅是人人都相互关联,数据是新型石油,以及代码在创造新的业务模式;还有代码处于不断发展之中。这是令人真正兴奋之处,因为我们正处在人工智能爆炸新时代的黎明。

Hervey机器现在可以动态地从自己的环境中学习新知识。它们可以听、说、读、写、看,而最重要的是,用我们曾经认为不可能的方式分析和预测。

Hunter在医学上,这是天赐之物。代码现在可以查看六个月大婴儿的大脑扫描,检测他们是否有可能罹患自闭症。而人类临床医生在儿童满两岁时才能作出这一诊断。类似算法可以比医生早九年诊断出阿尔茨海默病,也可以通过 X 射线发现不明显的肿瘤。

Hervey当然,模式识别远远超过了影像。谷歌将人工智能应用于其数据中心后,效率提高了 15%,成本降低了 40%,节省了数百万美元。

在一次大规模的首次公开募股之前,高盛投资公司构建了一个人工智能系统,从而将所需步骤减少了一半。而这项工作过去是由报酬优厚的分析师来完成的 - 现在这项工作由机器完成。这里要讲的真正有趣的部分是:该公司声称人工智能系统的采用对公司人数没有影响。相反,这些分析师现在可以在制定战略和联系客户方面投入更多时间。

Hunter研究表明,在金融服务业,有一万亿美元受到全球人工智能的颠覆,因此每个人都可以去争取。

Hervey在前台部门,它可用于集成金融和可与客户和支持人员展开对话的软件代理;而在中台部门,则可用于人工智能监督、风险管理和 KYC 系统。在产品制造领域,它可用于确定使用新型数据的信用风险,承担保险承保风险,以及评估使用机器视觉的索赔损失(例如挡风玻璃裂纹)和基于结合人类判断的替代数据选择投资。

Hunter我们很自然地会想知道我们是否将被全部取代。我所在的行业中,放射科医师更有发言权 - 他们身处作战最前线。这是世界顶级放射科医师 Curtis Langlotz 在被问及人工智能时的回答:“人工智能不会取代放射科医师。利用人工智能的放射科医师会取代不利用人工智能的放射科医师。”

这一观点同样适用于金融领域。如果想要保持竞争力和相关性,这就是一个需要接受的重要工具。这不再是人与机器的对抗。他们形成一股合力,使得我们超越自由决定的定量投资。新出现的“第三波”投资经理是同行中的少数派,他们利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领域的最新进展,再加上数据可用性的爆炸性增长,只需要传统经理所需费用中的一小部分即可生成阿尔法。[影音资料]

Hervey由于人工智能是基于代码的,因此不局限于特定的地区或国家。每个人都可以使用人工智能。这就意味着,我们面前摆着一个不可思议的机会。如果现在能够接受这项技术,就尽早去拥抱它;那么就能够在新新经济中领先一步。你的大多数竞争对手仍然在尝试接受数字化,甚至没有想过认知能力。

Hunter无需成为大公司既能够从中受益。只需连接到因特网,并且心存一些老式的好奇心。

这是我的父亲。他差不多 70 岁了,如今仍能跟得上我们的潮流!这就证明,上了岁数的人也可以学会新的技巧。[视频]

对我而言,我并不一直都是癌症研究人员。事实上,我的第一份工作是职业山地车车手(如果这算是一种工作的话!)。这份工作一直持续到有一次我连人带车一起坠落,那一次导致了我的后背骨折。

那么,我还能做什么?是的,我开始航行!我经历过超级风暴,与鲨鱼一起嬉戏,接下来就是,在及膝深的位置解剖一条搁浅的鲸鱼...就在那时我豁然开悟。如果我能学会读懂生命的代码,就可以利用这一信息在生物学领域做任何事情。一扇门关闭,另一扇门必定会打开!

目前,在我所工作的医院,我利用人工智能扫描生命代码 DNA 来创建早期预警系统,并利用现有疗法惊人的新改进来改善患者疗效。

Hervey那么,所有这一切对你在此参加 MDRT 会议有何意义?这将是自从人类诞生以来最具变革性的一个世纪。紧紧抓住时机。你的到来是为自己的生命而来。要想驾驭这种可能性的爆发,唯一的方法就是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

Hunter我们只是在走马观花。人类已知的最伟大的信息资源唾手可得。我们需要具备使用这些信息资源的智慧,并敞开心扉接受新的思维模式,从而将不断学习放在保持正确之前,将勇敢的好奇心放在简单的玩世不恭之前。

记住,玩世不恭很容易。当事情变得糟糕时,你永远也不会出错或失望。相比之下,如果我们超越了消极偏见,就是重新划定了可能的界限。

Hervey这些东西并不一定是幼稚的。我们可以预见到挫折、失败、失望和背叛。我们可以预见到腐败和需求透明度。我们可以自由地承认摆在面前的任务的艰巨性,甚至是完全失败的可能性。但是我们也可以相信,我们最大的希望在于智慧而勇敢的乐观主义 - 愿意面对声称世界无法改变的玩世不恭者。

Hunter科学、技术以及人类独创性可以为我们提供改造这个世界所需要的工具。这让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我们可以采取行动,可以获得更好的解决方案,并且可以构建更好的未来。

对于美好未来的共同信念为我们创造了机会,让我们可以彼此相爱、互相尊重、携手共进,这不仅在商业中...而且在生活中都是一个爆炸性的力量。

Hervey

Angus Hervey, Ph.D., 是一位政治经济学家和专攻破坏性科技对社会影响的记者。他是Future Crunch的联合创始人,并是创立了Random Hacks of Kindness社群的经理,这是一个旨在为全球社会提供共享技术解决方案的组织。他拥有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的政府博士学位和国际政治经济学硕士学位,他也是2009年至2012年的“拉尔夫米利班德学者”(Ralph Miliband Scholar)。

Hunter

Tané Hunter 是癌症研究员、生物资讯学家和科学传播者。他是Future Crunch以及数据分析初创公司Lighthouse的联合创始人。他拥有墨尔本大学( University of Melbourne)生物资讯学硕士学位,并曾在墨尔本皇家儿童医院(Melbourne Royal Children’s Hospital)诊断罕见遗传疾病。他目前正在Peter MacCallum癌症中心完成他的博士学位,利用DNA中的分子生物标记物和运用人工智能改善患癌症患者的治疗。

 

{{GetTotalComments()}} Comments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to ad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