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Language

Check Application Status
en

Resource Zone

深度谈话

Ross Vanderwolf, CFP

Rate 1 Rate 2 Rate 3 Rate 4 Rate 5 5 1 Rating Choose a rating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for additional features

Other formats

Video 0:15:25

Note: Any content shared is only viewable to MDRT members.

想像一下,在你认为一切可能随时结束的当下谈论你的未来,会是什么感受。 当Vanderwolf 和太太讨论如果他们 能从一场在亚马逊河游河之旅发生的武装抢劫中幸存时,他们会有什么计划,他心里的感受就是这般 。在本次会议中,他回顾了这一场可怕的经历以及他从中获得的体悟。

今天,能够与这么多的朋友一起在 Los Angeles(洛杉矶)参加这次盛大的会议,我倍感荣幸。

是的,毫无疑问,从我的口音可以听得出,我来自一个南半球的国家 — Australia(澳大利亚)。

像你们中许多人的国家一样,Australia(澳大利亚)离这里很远。那里有着无限风光 — 美丽的沙滩、热带雨林、内陆地区,当然还有世界上最危险的一些动物!

因为我们远离世界上的其他地区,所以澳大利亚人热爱旅行,我也不例外。

很难想象,距离 1989 年我在 Toronto(多伦多)第一次出席百万圆桌 (MDRT) 年会,已经过去了近 30 年。当时的会议规模还很小!

我相信今天在场的许多人是第一次参加 MDRT 年会,为此,我想对你们表示祝贺。

当时的情况没什么不同,像现在的你们一样,参加那场会议让我有机会见识各位英才,同世界上最成功的一些顾问进行探讨。

在 1989 年第一次参会之后,我借机游览了 Canada(加拿大),我之前从未去过那里,那次经历太棒了!

像大多数参加年会的人一样,我满怀着热忱和动力踏上归途,渴望把在会议上学到的所有创意付诸实践,我也确信自己想要加入这个实力雄厚的协会:MDRT。

我第二次参会是在 1991 年,是我的新婚妻子陪同前往的,那次会议的举办地点是 New Orleans(新奥尔良)。

我们打算在那年晚些时候生小孩,并决定在会议结束后一起去海外旅行 — 生小孩之前的最后一次夫妻旅行,这一次是去南美洲。

那次的会议依然很棒,结束后,我们夫妻二人便前往 Peru(秘鲁)Lima(利马),开始旅行的第一阶段,搭乘一艘沿 Amazon(亚马逊河)顺流行驶的小游轮。

请想象你和我们一起开始这次乘船游览 — 所有人在上层甲板上品尝美酒,欣赏着 Lima(利马)的日落、美好的环境、可爱的人们以及感受着美妙的兴奋感!我们想着,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品尝完美酒后,我们下楼去主餐饮区吃晚餐,此时我们还认为那会是一次完美的冒险之旅。

但是,我们坐到餐桌旁还不到 20 分钟,就突然听到一阵巨响、一阵骚动,然后我们看到一群穿着迷彩服的男人拿着半自动枪冲进餐饮区。

起初我们还以为那一定是船上的一项娱乐节目,直到他们开始朝着屋顶鸣枪,有块弹片打中了一名船员,我们才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这些人是歹徒,他们让我们趴在地上,要求我们团队交出 20,000 美元,他们会每隔 10 分钟射杀一个男人,直到得到这笔钱。

面对这种情况,一切都变得明白不过。

我趴在地上,我的妻子在桌子的另一侧,我们试着伸手握住对方的手,相互安慰,而上方则是六个手持自动化武器的男人,大声喊着他们的要求,这种场面必然会让人思绪万千。

事先说明,我们当时正在 Amazon(亚马逊河)的中心,手无寸铁,而且根本不可能有警察或其他任何人来营救我们!

可想而知,局面非常紧张。我希望你们一生都不会面对类似的情况。

每一对夫妻都被歹徒用枪顶住后背,前往自己的船舱寻找现金和其他贵重物品,但是收获甚微,歹徒们意识到他们的要求无法得到满足。

之后便是更具威胁性的话语,这也预示着,他们很快就要开始杀人了。

我可以证实,在这样的时刻,时间似乎过的特别慢。仅仅 30 分钟,我感觉像是过了几个小时。

在我们看来,当你认为自己的生命很快就要走向终点时,要把握机会和你的伴侣及自己进行一些深刻的谈话。我们谈到这件事以悲剧收场可能对双方家庭产生的影响。

我们也谈论了,轮到我被杀时,我们会怎么做。

我的妻子 Chris 当时说她会和我同生共死,轮到我被杀时,他们必须连她一起杀了。现在看来,那便是承诺。

我记得的最深刻的谈话是关于未来 — 我们的未来。我们死里逃生后要做些什么,

我们讨论了生小孩、组建家庭的计划,也憧憬着我们一家的未来生活。

我在那晚也对自己许下了一些郑重承诺,如果我们能够脱险,

今后有哪些事我会改变做法,有哪些事我会坚持到底。我会接受哪些事,更懂得对哪些事怀抱感激之心。

显而易见,我们很幸运那天晚上有个不错的结局,得以继续生活,但是那些谈话和承诺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我没法彻底忘却那次经历,但那是我旅行期间唯一一次不愉快的经历,在那之后我还旅行过很多次。

加入执行委员会最让我高兴的特权之一是能够走遍全世界,结识志向高远的会员,认识他们效力的公司,

深入了解他们的文化、他们为客户提供建议的方式、他们推销的产品、他们的工作条件,这些信息对探寻他们的世界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

在全球范围内,我们的行业显然正在经历史上最具有颠覆性和挑战性的时期。事实上,这就是一场变革。

不同的国家面临着不同的挑战。the United Kingdom(英国)、Australia(澳大利亚)、Canada(加拿大)和 the United States(美国)目前都面临着与日俱增的监管与合规压力,因为相关机构对我们的行业越来越感兴趣,参与度也越来越高。

在中国、India(印度)、Vietnam(越南)、Thailand(泰国),整个亚洲以及全世界的新兴经济体中,顾问所面对的挑战是,在需求呈指数级增长的情况下提供优质建议。

如今,我们的许多会员都在瞬息万变的环境压力下进行着业务和实务变革。但是在我看来,主要挑战是我们持续满足客户不断增加的期望的能力。

客户受教育的水平越来越高,也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他们有多种不同选择,例如机器人建议、金融科技和直接营销。

我最近读到了一句我认为非常准确的名言:“如果将客户的无知作为企业的盈利核心,才是真正的麻烦。”

我们必须不断自我提升,才能满足客户和公众的期望。

我相信,这将成为悬在我们头顶的利剑。

专业顾问,例如 MDRT 会员,正在不断完善自我,一直与客户进行着独有、深入且有意义的谈话。

弄清楚客户真正在意的事情,帮助他们履行对自己和家人许下的诺言和承诺,庆祝他们的成功,在最艰难的时刻为他们提供支持,这些就是我们的工作。

增强合规性、监管和学习的既定目标不仅仅是保护我们的客户,还在于提高我们的专业水平,而且这种举措也不会成为专注于服务客户的顾问的阻碍。

Winston Churchill 有句名言:“悲观者从每个机会中看到困难。乐观者从每个困难中看到机会。”困难、逆境或变化总是蕴含着一些宝贵的财富。我们只需要放开心扉,用心寻找。

在持续把客户需求放在第一位的同时,我们将继续取得个人以及职业生涯的进步。

今天站在这里,面对同样身为 MDRT 会员的你们,是我一生中最谦卑的时刻之一。

就我个人而言,我想感谢很多人 — 那些在我身上发现了我自己没能看到的闪光点的人,那些在我毫无自信时相信我的人 — 我最要感谢的是我的妻子 Chris 和我们的两个孩子 Scott 和 Bridgette,曾几何时,我们以为没机会拥有的孩子。

三十年前,我梦想成为 MDRT 的一员;而现在我可以说,MDRT,也就是你们,已经真正成为我和我的家庭的一部分。MDRT 不仅塑造和影响了我的商业生活,也渗透到了我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很荣幸能够成为新任会长,我对你们每个人的承诺是,我本人以及整个执行委员会将继续致力于通过这个实力雄厚的协会、汇聚杰出人才的社区以及未来几年在瞬息万变的行业环境中更好地满足大家的需求,与各位建立互动。

我们会坚持与大家深入交流,并继续共同成长,迈向未来。

Vanderwolf

Ross Vanderwolf, CFP, 是MDRT的第一副会长,来自澳洲昆士兰毅力谷区。MDRT会龄30年,9次获得内阁会员,7次获得顶尖会员资格以及MDRT基金会的“白金骑士”。除了参与许多MDRT和澳洲金融服务行业的志愿者服务外,Vanderwolf曾荣获多项产业优秀奖项。

 

{{GetTotalComments()}} Comments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to ad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