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Language

Check Application Status
en

Resource Zone

邁向偉大

Eric Boles

Rate 1 Rate 2 Rate 3 Rate 4 Rate 5 0 Ratings Choose a rating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for additional features

Note: Any content shared is only viewable to MDRT members.

前NFL球員、Game Changers, Inc.公司總裁Boles探討釋放潛能如何需要與自我競爭,而不只是與他人競爭。通過避免自滿、不害怕失敗、拒絕或未知的事物,我們可以戰勝恐懼,實現最大的成功。2017年會演講。

本次主題是邁向偉大。題目就是這樣。它叫做邁向偉大。不是思考偉大的概念,也並非計畫宏偉的事物,而是邁向偉大本身。我早知道,也被告知過我的聽眾都是菁英。菁英人士的腦海裡總是想讓自己更上一層樓。他們的目標永遠都是變得更好。所以在我繼續之前,我得要求你們的同意,讓我來挑戰你們;這樣我才能提供你們一些資訊,讓你們達到最佳狀態。聽著,我要徵求你們同意的理由,大家看看,我手裡有一條毛巾,而且我很會流汗。我很容易變得興奮。

但我想確保你們不會把我的熱情誤認為怒氣。我並沒有生氣;我只是相當熱情。我真的很容易流汗。我母親說這是因為我很特別,但你們了解媽媽都愛說這種話。

我們直接來談邁向偉大這件事。的確,菁英人士總想求進步。讓自己的表現維持最佳狀態時,其中一項挑戰,則是在許多狀況下,脫離你控制的事物總是會出現。我不會花很多時間講這些不在你控制中的東西上,比如說規範上的改變,或是一年前曾讓你效率極佳的各種元素,今年反而全部改變了。世上有各種會影響我們的因素。但那些東西都不是我這次的主題。我的重點完全聚焦在你們身上。可以嗎?我們可以來談談嗎?

就讓我們馬上進入主題吧。當我們談到邁向偉大時,這個話題會釋出什麼意義?又會帶來什麼成果?透過這些話題,我們要達成的,就是得出最佳成果。讓一種嶄新的狀態出現在我們心中。不過,這種偉大性質得受到挑戰,才會被突顯。你有被說過自己很有潛力嗎?你聽膩那種話了嗎?從我一開始學體育時,我就聽過了—我有體育背景,因此也打過一點美式足球。我對在場某些不在乎或不了解這項運動的人感到遺憾,但我的確會踢美式足球。有個教練曾這樣告訴我:「十八號。」它從來不叫我的名字。他說:「十八號,你有很多潛力。」這句話聽起來很順耳;你得先明白一件事,這是那名教練第一次對我說好話。我則回答:「謝了,教練。」他說:「先別謝我。這只代表你還沒做出任何有意義的表現。」

那並不是我用來解釋潛力本身意義的方式。潛力是種深藏不露的能力。它是尚未被派上用場的成功。潛力是你未來能成就的一切,但絕非你的現狀;它同時也代表你有能力達成的所有事物,不過現在你卻一事無成。潛力沒有退休計畫。無論你到目前為止達成的功績有多宏偉,這些事都不再代表潛力了。每次你用上潛力,你就會發現,自己還有更多未開發的潛能。這就是為何我明白我正在對菁英說話。因為菁英總是想進步。你不會用對手來評估自己的成功。你反而會用透過自身能力達到的成就來評量自身的功績,希望你能聽得出這句話的道理。

讓我把問題講得現實一點;如果我手裡拿了個橡實向你走過去,還問了你一個簡單的問題:我的手裡拿了什麼?你們之中得許多人會說:「你手裡有顆橡實。」觀察得很好。有些比較開明的人可能會說:「其實,你手裡是有顆橡實沒錯,不過在橡實裡頭,還暗藏了一棵橡樹。」那也沒錯。但更高明的人可能會說:「沒錯,你手裡有顆橡實,但在橡實裡還藏了棵橡樹。而在橡樹裡,還包含了上千顆橡實。」所以你對那顆橡實的觀點,會影響橡實對你所代表的價值。因為,一棵橡實裡,其實蘊含了一整棵橡樹林。

我告訴你們這件事的理由,是因為當你想到那名特定顧客時,想想那名顧客本身,還有他可能帶來的機會。想想你手上已有的要件。你該拿這些優勢怎麼辦?區分菁英與中庸份子,以及偉人與一般人的重點,就是中庸份子總是想著為了達到最佳狀態,自己還需要哪些東西。所以,他們的想法總是:我需要懂什麼?我還需要擁有什麼?如果我只需要那個,如果我有這個,你可不可以幫我改變那個呢。菁英份子則會想:我擁有了什麼,又要如何讓它的價值最大化呢?這想法不只對單一個體有用,也能被應用在每個領袖身上。偉大的教練們思考的是這個問題,英明的領袖更是照此道理行事。

因此,我們的目標是如何將你手中的潛能發揮出來。我要你們深思的一件事,就是假設我們都有潛力,就像我教練對我開的玩笑一樣。但我們都有潛力。問題是,我們該如何發揮它?潛力需要責任,才能被釋放出來。它得受到考驗。現在,你們每個人都想想這問題。有什麼事能激發出你內心的偉大?那些時刻輕鬆嗎?輕鬆的時刻存在嗎?你遇過任何完全順利進行的事嗎?不,那些當然都是你得克服的事物。有很多時候,你得透過當下的壓力,才會發現自己的能力極限。這就是我老是喜歡將潛力和身體裡的肌肉作連結的原因。

潛能必須受到挑戰。它需要碰上屏障,才能被激發出來。我要確保你用於激發潛能的挑戰並不只來自外界,而是來自內心。別等外在環境要求我們進步。我們何不下定主意進步呢?讓我們來做個讓自己進步的決定。那就是我想要讓你們做的事。

我想談關於潛力的最後一點,就是從心態上評估自己很重要,而不是去評估自己在跟對手較勁時有多厲害,更重要的是,自我表現比自己的最佳狀態優秀多少。這就是區分一般人與中庸份子的方式。

現在呢,我要告訴你們,我從小到大最擅長的運動就是籃球。我自認籃球打得比美式足球還好。有一天,當我不再踢美式足球後,我在我們社區裡的當地體育館打籃球。之後我回到家,告訴我老婆。(我老婆的名字是欣蒂。我和你們之中很多人一樣都早婚。)我對她說:「親愛的,今天我打球超厲害。我每球必中。我居然能打得這麼好。早知道我該去打職業籃球,而不是職業美式足球。我鐵定可以拿到合約進NBA。他們打的是室內籃球。球員不會受傷。我想說的是,這經驗很棒。」接著我老婆問了我一堆問題,不過都是些簡單的小問題。

她問的第一個問題是:「你打球時對上誰?」這句話讓我呆了一下,於是我說:「我不懂妳的問題。」她說:「我只是好奇。告訴我你跟誰比賽的。」我說:「我跟我朋友卡爾比賽。親愛的,我打得超猛。妳轉開話題了。」她說:「不,讓我繼續說。卡爾有多高?」我說:「他大約五呎九,但我則是六呎四。親愛的,他真的非常,非常壯碩。」她說:「好吧。」接著她問我下一個問題。「卡爾的年紀多大?」你們得記得,當時我才29歲。「他大約46歲吧,親愛的。但他的身材很好。」她問完後就走掉了。我在想,剛發生了什麼事?

我了解這段故事的含意,也明白其中的道德教訓,這也是我想讓你們之中許多人明白的同樣道理。對許多你們這些表現優秀的人們來說,你們得到的績效都很厲害。人們認為你們是佼佼者之一。但問題不在於你和對手競爭時表現有多好。你不會想聚焦在那點的原因是,你的對手可能沒那麼厲害。這不是個令人灰心的問題;只是自己該記住的點。你還是能贏得勝利,但比起你本身的潛能而言,你的表現並不如預期。

偉大的教練約翰.伍頓說得可好了。他說,在不同的程度上來看,我們的表現都未達預期,因為沒人讓自己的潛能最大化。你給我一個領袖當例子,或是教練,也可能是某個父母,他們的標準讓你釋出更多的潛力,比上單純身為冠軍,你就會發現,一整支球隊,團隊,和一家人的表現都上升地很快。因為這種標準並不只比你的對手高一點;此標準代表的是我們確實綻放出的潛力。

在我繼續討論前,我要你們記好一點。我要你們想像自己之前的所有成功,都被濃縮到一顆橡實裡。而那株橡樹則是你尚未發揮的一切。

所以是什麼阻礙你發揮這股潛能呢?接下來我就要談這檔事。成功的人心理上有四件簡單的小事。我不會從技術層面來解釋這些特質。我想要用貼近你們心態的事物來解釋。這樣才能連結你們自身的想法。讓我們來看看,有什麼東西會阻礙我們的進步呢?有四種東西。

其中之一是心態。我很習慣現在的處境。另外一個可以用來形容它的定義,則是自滿。你們之中有些人對美式足球不熟,但你們會聽得懂以下的原則。無論你最喜歡的球隊是哪隊,他們都會有個目標。他們會冒險。也願意孤注一擲。他們會做出任何必要行為,只為了在他們參與的賽事中獲勝。現在球賽就快結束了,他們會用上哪招呢?在美式足球裡,我們稱這招為「避免性防守」。球員們會開始避免輸掉比賽,而並非繼續用充滿侵略性的方式企圖贏球。他們試圖保護分數,而非繼續拉高得分。他們會放慢步調,只用上同一項規則。他們開始用良好表現取代優異表現。他們也用好成績蓋過絕佳表現。輝煌的成果反而受到好成果的阻礙。我們已經比預料中超前很多分了,所以我們只需要打安全牌。這是一種固定心態,也是個危險的心態,因為它會阻止你進步。世上沒有等價的狀態。你要不進步,要不退步。就像我的導師告訴我的:「艾瑞克,你要不是生機勃勃,就是腐朽消極,這跟年紀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曾問他一件事:「好吧,偶爾打個一條龍不是沒關係嗎?我的意思是,打一條龍應該沒問題吧?」他對我的回答是:「打一條龍當然沒問題,但記好這點。為了打一條龍,你一定得退步。」你如果能讓我看到好的婚姻結果的話,那很不錯。但不要讓好婚姻阻礙了完美的婚姻,或是讓良好的一年阻擋了偉大的一年發生。你得持續往前進步。

有位名叫艾瑞克.霍夫的人說過一句話,我想我們得記好這點。艾瑞克.霍夫說:「在充滿改變的時代中,學習者會繼承世界;學者則會發現自己只適合那個已經不存在的世界。」意思是,時至今日,當個萬事通相當危險。身為一個願意學習萬物,並保有好奇心的人反強得多。領袖們都學過很多事,那很棒。但同時身為學習者與領袖的好處是,學習者也都是得到好成果的人。如果我們想要繼續進步的話,我們就得確保進步的過程持續發生。

但心態代表了一切。我很習慣目前的自我,但我能變得更好。我是個很棒的領袖。問題都來自跟我共事的白痴們。我是個好丈夫。問題出在我老婆身上;她不明白她擁有多好的老公,對吧?我們可以繼續談論為何問題並非出在我們身上;都來自他人。那種態度十分危險。

第一個要素是處理對未知的恐懼。據說與其選擇不確定性,人們反而會選不快樂。他們寧願確認自己過得不快樂,也不願意冒險度過充滿不確定性的過程,來得到自己真正想要得事物。好,這對領袖而言為什麼重要呢?那就是你該挺身而出領導的時刻。那是我們應當表現出來的方式,但我們得先練習。所以當你坐在原處,思考對未知的恐懼,對不確定的害怕,換句話說,也就是對未來的恐懼,如果我不知道未來的樣貌,而未來也充滿不定性的話,我就會爭取維持現狀。

領袖的其中一項優秀潛能,就是設定遠景。你要對未來該有的樣貌有個藍圖。這能讓我們對未來懷抱興奮,使我們願意為了它而忍受一段充滿不確定性的時期。當我們談到對未知的恐懼時,你該克服它,重點是讓未知的事物明朗化。這是我們都在做的事情。

另一個大議題是前瞻性與預想。不,其實就是目標設定。我們隨時都在做這件事。這是基礎的能力。也很簡單。我們只需要決定未來該變得如何、決定我們對未來的願景,並著手設計。過程只需如此。我們還需要更多領袖來做這件工作。有很多時候,當人們抗拒改變時,他們的問題並非改變本身;他們只是無法想像那種情景。他們知道目前的狀況,即便他們只會抱怨。他們並不知道未來會變地如何。那才是我們應該盡快解決的問題。

你可能會想到對今天的願景,但你能為明天想出一套計畫嗎?有次有一位先生問我:「艾瑞克,一年過後的今天,你會到達目的地。問題是,目的地在哪?」你會抵達計畫中的終點,還是預料外的地點?

下一個問題,是對失敗的恐懼。我想要快速提一下對失敗的恐懼。這種恐懼很有趣。人們很常用一句不幸的俚語:「如果你一開始沒有成功,就趕緊責怪別人。」這不是世上最棒的俚語,對吧?但你得從錯誤中學習,並接受錯誤──在當今這充滿改變的時代裡,各種事物都變化地太快,無法讓錯誤與失敗成為我們的學習教材。人們經常在失敗後放棄努力。你為什麼要放棄呢?因為我失敗了。不。你失敗的原因,是因為你放棄了。在我們身處的時代裡,我們得從嘗試新事物,與用之前從來不用的方式來操作新事物的過程中學習更多重點。

這還不只關係到你的業界。每個業界現在都在經歷這回事。這是種新的思維。我們不能再畏懼失敗了;我們得接納失敗,同時從中學習。我們比須從彼此的經驗中學習。我想要強調關於對失敗的恐懼的其中一點,就是我們要如何從特定環境中得到這種恐懼?業界領袖和教練都經常做這件事。你得願意分享自己的價值觀。你得處於讓自己發光發熱的狀態。你全身上下每一吋都得散發成功的光芒。但你大多數下屬,包括你的周遭的人得聽到的,並不是你的成功事蹟,而是你成功熬過的失敗時刻。當他們聽到這些故事時,就能提高他們的自信,知道自己會犯錯,但在經歷錯誤之後,生活依然會持續運作,因為你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所以,你要如何克服對失敗的恐懼呢?我們接納失敗。你要如何妥善接納失敗呢?談談你自己的事例。將它轉為給你周遭人們的學習經驗。

我們最後來談談對被拒絕的畏懼。被拒絕的恐懼來自能否給予回饋的能力。想想如果我們害怕這個字的話,我們之中的很多人就不會有今天的地位了。許多人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事物。他們沒達到自己想要的銷售業績。他們達不到計畫中的影響,因為他們不想聽到。所以當情況讓我們只需要和一個人展開一場對談時,我們卻得安排很多計畫、規劃、和策略佈署,而事實上你可能早就能達成目的了。但我們會避開這些對談。我們會躊躇不前。我們並不想為自己需要的回饋去求情。

我以前常想:如果我太太在過去六個月裡一句話都沒抱怨,她一定過得很快樂。那是個錯誤想法。我得到了錯誤的資訊。重點原則是:你的行為和決定都取決於原本接收到的資訊。少了良好的資訊,你就會做出糟糕的決策。所以,你要如何得到良好的資訊呢?你得直接詢問。為了詢問,你就會感到擔憂在心中萌生。那到底是什麼感覺?那就是對你可能會聽到的答案所感到的害怕。

我已經談了這三點:這三種畏懼。接著我要用一個範例來統整它們。對失敗的恐懼。你要怎麼應付對失敗的恐懼?你得接納錯誤事件,並反省自己的過錯。你學習到並接納的事物,將會在你的組織與團隊中循環。你該怎麼克服被拒絕的恐懼?你只需要去拿到對方的回應。你也報以回應;這是你自己要求的。

但要讓這例子更實際的話,就讓我回溯在國家美式橄欖球聯盟(NFL)當菜鳥美式足球員的日子。我是外接手。我的工作就是接住足球。但為了要在場上發揮功效,我得練習「特殊條件」。為了要上場,我就在開球隊上當跑者。開球隊裡的跑者的職責,就是得在場上跑得越快越好。有一招叫做楔形陣式。楔形陣式是由四個把脖子和肩膀都綁在一起的人組成的。他們都是高大的傢伙。他們會把手臂架在一起,並往前直衝,我的職責則是直接衝出楔形陣式。大家最好明白,那是件蠢差事。那件工作一點好處都沒有。我只想讓大家清楚,那真的是很蠢的職責。我的任務是衝過楔形陣式來攔阻,或是讓楔形陣式分開,使別的球員能衝出封鎖,或是攔阻。

在一次球賽中,我跑進球場。已經開球了。你得看看我的模樣。我跑著跑著,終於抵達目的地。突然間,楔形陣式衝了上來,我才恍然大悟,想到自己的職責是要衝過楔形陣式。於是我開始策畫,想出解決問題的方法。我想,如果我繞過楔形陣式,從後面攔阻的話,不就雙贏了嗎?只要我擋到他們就好。沒什麼問題。聽起來不錯。於是我就照做。我完全繞過楔形陣式。我從後方逼近他們,並開始攔阻。

不過,以距離標準來看,我原本應該在二十碼線就攔阻。我在四十碼線才開始攔阻,意思是說他們多跑了二十碼。他們有個很棒的四分衛。他的名字是丹.馬林諾。他為邁阿密海豚隊效力。因為這件事,我們輸了球賽。他只需要跑四十碼,得分則要二十碼,結果他們還達陣得分。

現在你們得好好聽。我衝到邊線。有些隊友恭喜我搶到球,因為我的阻擋,讓那人無法跑回全程。有人對我說:「艾瑞克,做得好。太棒了。」不過,在星期一時,我們去看比賽錄影。當我們看錄影時,整隊都坐在一起,我們也能分析和評估球賽過程,並提出意見。當我們剛上場時,發生了什麼事?螢幕上照出十八號球員,也就是我,我沒分開楔形陣式,反而是繞過它。由於我繞過楔形陣式,讓我們失去了球場優勢,也輸了球。以現實面來看,那年有不少人丟了工作。那年我們沒打進決賽。表面上來看,沒有人責怪十八號球員,這個沒做好職責的小菜鳥。在開會時,我的教練看著我,說:「十八號,如果我現在能砍你,或是開除你的話,我會立刻下手。因為你的害怕讓我們損失慘重。因為你繞過楔形陣式,而沒有衝過它。這就是我們面臨的後果。沒有人會怪你,但房裡的每個人都知道,你就是我們輸球的原因。」我對他的回答是:「我是個外接手。我一開始就不應該撞人。我不是被雇來撞人的。我是被雇來接球的。」之後他發了火,接著望著我說:「你不明白重點。你是個美式足球員。你是紐約噴射隊隊員。你不只是個外接手。」

領袖得做出該做的事。領袖不能隨心所欲。他說:「你不懂,恐懼是自私的。恐懼讓你被事物的影響所分心。結果,艾瑞克,你選擇自私,而整支球隊都得一起付出代價。」最後他告訴我一件事,我想要跟你們分享。他說:「你執行一件事的方式,代表了你做每件事的態度。」我反省了一陣,並思索過往數年。我發現其他場合中,我也刻意迴避困難。很多時候當我走在家裡的走廊上時,我應該要衝破阻礙,和我的青春期女兒談話,但我反而繼續向前走。在我經營管理其他人時,我也應該和我團隊中表現不到水準的成員好好談一談。但與其跟他們談話,我反而自顧自地走、期望,只仰賴名為希望的策略,認為凡事都會自行好轉。

我無法告訴你們,我繞過阻礙多少次,拒絕和我太太談話。我現在要告訴你們的,是對你們來說,什麼是阻礙?你們繞過了哪種阻礙?你需要什麼才能衝破它?你現在想到的,就是你面對的阻礙。請不要讓它離開你的腦海。

這些就是我剛給你們的經驗。衝破阻礙會減少時間。繞過阻礙則會浪費你的時間。你永遠拿不回那些時間。在很多情況下,你的成功會被你願意做出的不愉快談話所左右。你很明顯擁有讓你邁向偉大的潛能,但偉大是做出困難事務的結果,而並非來自權宜之計的成果,更不會來自輕鬆簡單的小事。你需要克服哪種對談?你需要做那些要求?恐懼會讓你損失多少?

有人問我:「艾瑞克,你是怎麼避開恐懼的?」你無法避開它。你必須經歷恐懼。就像我的導師曾對我說地:「艾瑞克,用這種角度想。恐懼像是你必需經過的門口,而不是你要住的房子。」這是改變的部份過程。這就是我今天為你們準備的挑戰。偉大屬於你。你擁有一切能讓你表現傑出的要件。我剛剛給你的,只是讓你們能讓延長最佳狀態的一種工具。

艾瑞克.包爾斯(Eric Boles), 是局勢扭轉人有限公司(The Game Changers, Inc.)總裁。透過教學、諮詢、與訓練,他幫助團隊壓縮工作時間,迅速達成目標,並維持團隊的個人目標與價值觀。這些團隊經歷的結果相當踏實,效果也很棒。身為知名主講人,包爾斯每年都把他激勵人心又充滿挑戰性的想法與策略傳達給上千位領導人物。他在領導、文化改變、團隊動力、與高品質表現的專業曾被諸如孩之寶、卡夫食品、紐約生活、國立房仲協會、與瑞士再保險所採用。在成為高效能的權威人士前,包爾斯從他在國家美式足球聯盟中打球時的經驗中,學到了許多關於團隊動力與領導能力的技巧。

 

{{GetTotalComments()}} Comments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to ad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