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Language

Check Application Status
en

Resource Zone

問,想,做,並重複實踐。

Jeff Havens

Rate 1 Rate 2 Rate 3 Rate 4 Rate 5 0 Ratings Choose a rating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for additional features

Note: Any content shared is only viewable to MDRT members.

作為專業演講圈最年輕的演講者之一,Havens瞭解獨特視角的重要性。他說無論是發明iTunes還是行李箱,改變就只是提出問題,回答問題,採取專注的行動。通過小小的調整,可以看到巨大的改變。2017年會演講。

我們接下來要談論的內容是關於如何更創新、如何想出創意的點子來解決問題、讓體制更理想、或是三不五時推出新的產品、專案和作業程序。幸虧有了創新,我們才能擁有電燈泡、光纖、啤酒帽。或許你們當中有些人沒見過啤酒帽,但啤酒帽真的很棒,讓我們不用手卻能拿更多啤酒。等下會討論,如何讓你繼切片麵包機後,想出最偉大的發明-我用了一個笨拙的美式表達法。我的意思是,麵包很棒,但即使不是天才也知道,要將麵包切過才能放進你的嘴巴裡。

現在要問的是,為什麼要在意創新?因為創新是能夠讓自己不無聊的最好方式。如果你不曾嘗試新事物,那你不過是日復一日的在做同一件事。上班、打字、吃午餐、打更多字、回家、哭著睡著,然後循環。這不是我們想過的生活。所以創新不僅是商業策略,還是讓我們的生活更值得度過的關鍵。在許多能讓我們更投入、對生活更有熱情的方法中,創新是其中一種。

創新不難。如果你今天在這場演講中一無所獲,請你至少記住一件事-要創新並不難。我們有時候讓創新聽起來很難。因為如果你從沒聽過任何人談過創新,那你很可能聽過類似的話:「你現在做的事情都快過時了,因為這世界比以前改變的還要快。在接下來的18秒內,如果你沒想出一些有份量、足以改變業界的想法,你的公司將走入歷史。感謝你的聆聽。請購買我的書。」

我聽過一堆人是用這樣的方式在談論創新,但這樣沒甚麼效用。這太嚇人,而恐懼只會讓我們做兩種選擇:抵抗或逃避。我們要不是不情願的說:「我才不要創新」,就是躲起來,期待恐懼消失。這兩種選擇都不好。這兩種選擇只停留在反應的層面,我們必須提升到主動積極的層面。當我們完成了創新,會發現創新很簡單,其實我們早已具備所需要的能力,無論我們在不在乎,其實我們隨時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來達到創新。這不是少數天才的特權,而是深根於我們的基因,這是我們每個人的一部分。你只要執行三個步驟,而且每個步驟都簡單到難以置信。

步驟一:問問題。每個創新都是從一個問題開始。問問題有兩個目的:試圖找出問題的解決辦法或是發掘潛在的機會。你問問題甚至不需要知道你達到上述兩個目的哪一個,你只需要問問題就可以了。沒有問題就沒有創新。

讓我舉一個在座的你們都知道的東西為例-滑輪行李箱,因為你們在來百萬圓桌會議的路上一定會拖著一個滑輪行李箱。你們來這場會議的路上,使用了這個革命性的產品,而這都要感謝-羅伯特.普拉斯,擔任過西北航空的機長,於一九八七年在他的車庫打造出第一個滑輪行李箱。(圖)

在我們深入討論這個滑輪行李箱前,讓我先聲明一下,這玩意其實是在一九八零年代晚期才開始流行的。讓我們回顧一下歷史。在一八九零年代,我們有收音機;一九二零年代,我們有電視機;在一九六零年代,我們進入外太空;到了一九八零年代,我們有了滑輪行李箱。其實滑輪行李箱不該這麼晚才發明的。人類進入外太空竟然比將輪子裝在行李箱上還早。在滑輪行李箱出現之前,你們去機場應該是拿著一個很蠢的硬殼行李箱,並放在手推車上-輪子近在眼前!我們卻沒想過要將輪子「裝」在行李箱上。

其實這樣講並不全然正確。第一個專利的滑輪行李箱可追朔至一八八七年,但當時並不流行,因為在當時,旅遊普遍的通勤方式是航海,而在海浪一波波的情況下,把裝上滑輪的行李箱放在船上並不是一個很好的想法。第二個專利的滑輪行李箱在一九四五年問世,這是專利的照片。(圖)當時的輪子只有兩個,而不是四個,手把看起來跟現在差不多,另一個手把從輪子上方延伸,如果你的手有六尺長那當然是不錯的設計。在一九七零年左右,出現了第三個專利。有點像狗鍊東西。旅者若停下來,行李可是會亂跑,並且撞到腳背。這個產品有上市,但從沒流行過。不是所有人都擁有狗鍊式行李箱。

所以現在這個滑輪行李箱跟之前的三款有甚麼不同之處嗎?一個獲得市場成功,而其他三者卻失敗收場。為什麼一個流行,而其他三者卻沒有?這不是輪子的問題-它們都有輪子,從石器時代開始,我們早就將輪子放在我們要攜帶的東西上。所以輪子其實並不是一個特別有新意的東西。關鍵是手把,正是那可伸縮的手把讓人們能自由自在地攜帶行李移動。這正是羅伯特.普拉斯問過自己的問題:有沒有一種行李設計是能夠讓攜帶行李的人能自在地走動這不是天才才想的到的問題,我不是要否定這個發明家的功勞,只不過這真的是你我都想的到的問題。這不是個艱深的問題。

每個發明背後都有一個提問。iTunes(蘋果提供的音樂平台)-有可能建立一個提供下載音樂的平台嗎?咖啡隔熱杯套-有可能在喝紙杯裝的咖啡時不被燙到嗎?馬歇爾計劃-如何避免凡爾賽條約的錯誤及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可能?實境秀-你想過人們可能會喜歡對浸泡在熱浴缸的偶像開玩笑嗎?相信我,如果這些想法都能實現,你的下一個想法也能夠實現。

問一個問題,就是你開始的第一步。如果你捫心自問卻發現你連一個需要解答的問題都想不出來,那我現在就給你十一個問題。或許並非所有問題都適用於你的情境,但我保證絕大多數的問題都適合你。

開始的問題:

最後一個問題,在各個時刻都適用於任何人:

  1. 在我們競爭者正在做的一些趣事當中,有甚麼是我們可以模仿的?
  2. 如果我們公司突然不賺錢了,有甚麼是可以產生收入的?
  3. 我們的客戶感到失望的是甚麼?我們如何改善?
  4. 在過去我們嘗試過的點子中,有哪些可能是現在需要再檢視一遍的?
  5. 如何降低員工的離職率?
  6. 面對有眾多選擇的優秀求職者,我們如何讓公司的招聘更有吸引力?
  7. 是甚麼作業程序拉低了自己的工作效率?有甚麼方法能改善?
  8. 有甚麼是自己的公司目前還沒做但卻是自己期待做的事?
  9. 若有無上限的預算,我會如何花費?
  10. 有甚麼技能是能幫助職涯發展但自己目前尚未具備的?
  11. 我們為什麼要用現在的方法做事,是否有更好的方法?

再次強調,以上這些問題一點都不複雜。任何人都可能想過,我甚至確定你們還想過我沒想過的問題,這意味著在想問題的同時,你們正在創新,而且只要你持續在想問題,你就一直在創新。

這就是步驟一-問問題。步驟二,想當然耳,想出該問題可能的答案。有疑問就需要解答,這道理再簡單不過了吧。但這通常是我們會卡住的階段。在這階段,創新與創意通常都會停滯,這不是因為我們想不到,因為想實在太容易了,但我們卻通常選擇不去想。

讓我告訴你們為什麼。我希望你們拿出手機、筆電、平板-隨便一個電子產品,拿出來用就對了。開始操作、收信、看臉書、影片、玩遊戲,隨便-用就對了。我會繼續演講,但我真心希望在我說話的同時,你們能夠光明正大的使用手機。我知道在演講的中途沒有人會要求你們這麼做,但我要你們這麼做,是因為我們在這過程中會發現我們多擅長一心二用。這過程將持續九十秒。拿出電子產品使用九十秒鐘。好,那我們準備好-開始。

大憲章在一二一五年簽訂,被認為是第一個建立個人自由的合法文件,儘管在細讀後發現事實並不全然如此。這是一張熊貓圖。(圖)橡皮奶頭已經存在多個世紀,有時候成分是象牙、骨頭、珊瑚、銀-這也是諺語:「銀湯匙出生」的由來,還有含鉛的白橡膠-放入嬰兒的嘴裡並不是很好。(圖)在十五歲的一場機車車禍中,我摔斷了我的右腿及左腰。我很想騙說我當時跳過了峽谷,躲避了警察,但事實上我是跌進了水溝裡。我女朋友把我扶起來,帶我去返校日,這讓我女朋友不是很開心,順帶一提,你不覺得這樣的人還有女朋友很難以置信嗎?(圖)這是十五歲的我。說真的,只要不放棄,任何人都能跟女孩約會。總之,阿伯拉罕.林肯在他一生持續的奮鬥-無庸置疑。(圖)索尼的原名是東京都新工業-這也是真的,而這名字不太好念。(圖)醃汁是龍舌蘭很棒的解酒藥。如果你不信,你可以試試看。我知道聽起來很噁心,但真的很有用。(圖)如果你光想像醃汁就讓你嘴巴覺得不舒服,那看看這隻樹懶吧。(圖)最可愛的動物。我想當樹懶。

好了,扯淡夠了。現在放下手邊的東西。讓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覺得我在說話的時候,你真的有專心嗎?你覺得你能專心划手機嗎?你覺得你能一心二用嗎?

這就是為什麼多數人覺得創新很難。不是因為我們不夠聰明想不出好點子。我們夠聰明。因為我們欺騙了自己。我們相信自己善於一心二用,能夠一次做兩三件甚至五件事,這是自欺欺人。當你專注於某件事但卻被打斷的時候,你停下了第一件事,開始做第二件事-你並不是同時做兩件事。唯一的例外-我們能夠同時做兩件事-是當兩件事根本不需要思考,讓大腦能進入自動導航的時候,例如:特定的運動、開車、長時間走路、洗澡。這些時刻會用到我們大腦的前扣帶迴皮質,這皮質基本上替我們掌握了對外界的專注力,因此當我們忙碌的時候,我們甚至對入侵者都不會感到驚訝。正是腦中的這個區塊允許我們在做白日夢的同時仍可以駕駛-我知道你們都有過這樣的經驗-當你們回過神來,發現已經開了六里路了,但卻沒有任何印象。正是腦中的這個區塊讓我們在洗澡時神遊,當你們回過神來,有時候還會問自己:「我剛有用洗髮精嗎?」但是當有新的刺激原出現,這個區塊的功能就關閉了,例如當你在用手機傳簡訊,或是你視線中出現了奇怪的光影的時候。從生物的角度來看,這解釋了開車的時候傳簡訊是非常危險的,因為大腦自動導航被關掉了。

這意味著,想要加速就必須減速。我知道聽起來很矛盾,但這是真的。你最好的點子都是在你放空的時候出現,或是在閒聊漫談中挖掘出新意,就像是現在這樣的場合,這也是為什麼年會會先被安排的原因。

所以,步驟一:找問題。步驟二:想答案。步驟三:去做任何你想到的任何事。沒錯,就這麼簡單,有點不好意思這麼說,但就是這樣。這是我們都會感到驚訝的地方。一旦我們知道目標,就可以朝目標邁進。我們可以說,在「日常商業活動」與「追求創新的方法」兩者間並沒有甚麼差別,因為兩者都是要你動起來做事。幾乎一樣,或許做的事情有些不同,但都是動起來的過程-幾乎一樣。你一直都在做這樣的事。

在家裡、家庭生活、婚姻裡,你都不斷在創新。問題浮現,又或者說是機會來了:「我們如何存夠錢退休?」「我們該搬家找到新的工作嗎?」你有這些問題,你想過解決辦法,你去執行辦法。這就是創新。你每天都在做這件事。在工作上也是如此。事實上,唯一讓你想出好點子的事情-因為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想問,我也知道你知道怎麼工作-唯一讓你突破的關鍵在於你是否花時間去思考需要做甚麼事情去達成。問,想,做,並重複實踐。就這麼簡單,任何人都做得到。

問,想,做,並重複實踐。就這麼簡單。下一個創新可能比較跟個人有關,不一定都是跟工作相關,誰知道?我上大學是為了要當一輩子的高中英文老師,這是我當時的計畫。這個一輩子只持續了兩年。二十四歲那年,我離開教職,並面臨了一個你也曾遇過的問題:「我現在該怎麼辦?」長達兩年,我沒有一個好的答案,但我還是需要錢,所以我去了可能找到答案的地方工作。我接案寫文章、當小孩的英文、數學、拉丁文家教,我也在將近十四個月的周末,穿的像一隻雞在納許維亞街頭打鼓。這就是我-沒瞎編。(圖)在一些地方,我也當過待命的喜劇演員,我最後也獲得薪酬。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當了自由作家、家教、待命喜劇演員、穿的像一隻雞打鼓。這是二十五歲的我。

然後過了二十年,我去了一間企業的展場,希望能夠擔任企業的表演人員。這給了我第一次親眼見到商業講者的機會。在這之後,我問自己一個問題:「我能夠將喜劇的娛樂效果與企業的投影片結合嗎?」在問完這問題,在我想出眾多解答之後,我得出各種不同的主題。我因此現在能夠在這裡演講,告訴大家如何更有創意、創新。怕你們忘記,我再提一次,我以前曾穿的像雞一樣的打鼓。這對於一個商業的演說家來說,這樣的工作經驗並不常見,也跟外在形象不符。

你或許不知道你的想法會帶領你去何處。我當時也肯定不知道。我不可能預測我會在這邊演講。雖然我無法預測,但我知道一件事:只要持續思考,只要持續問問題,只要給自己時間去找出問題的答案並鼓勵自己付諸行動,相信未來將會充滿各種驚喜有趣、做夢也想不到、改變生活、事業-甚至是改變世界的事。

傑夫.哈文斯(Jeff Havens), 是范德堡大學的斐陶斐榮譽學會畢業生,他堅信讓學習變得有趣,是最快、最便宜,也是最有效打造人們積極學習環境的方法。他能將高品質教育以極度有趣的方式傳達出去的獨特能力讓他得到了相當多的忠實客戶,所有人都很感謝他對教育的堅持;他認為教育是我們改善一切的唯一方式,如果我們能享受學習過程的話,那麼我們就能進步得更快。將傳統上課方式與喜劇表演的娛樂價值結合後,傑夫在政府、學術界、小企業和許多財富美國50強公司中找到了有興趣的觀眾,同時也成為專業演說組織中最年輕的成員之一。

 

{{GetTotalComments()}} Comments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to ad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