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Language

Check Application Status
en

Resource Zone

永无止境

Dr. Caroline Casey

Rate 1 Rate 2 Rate 3 Rate 4 Rate 5 0 Ratings Choose a rating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for additional features

Note: Any content shared is only viewable to MDRT members.

Casey分享一个有关突破限制、超乎期待与想象、激励人心的故事,展示出相信自我并且忠于自己的重要性。她的经历包括骑大象穿越印度,克服残障,因为这种阻碍就在你身边——以及她如何发现自己需要用心中的眼睛而不是身体上的眼睛去看。2017年会演讲。

你还记得你 17 岁时的梦想吗?你知道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想做摩托车女骑手。我想赛车;我想做个女牛仔;我想成为《奇幻森林》中的 Mowgli,因为他们自由自在——风拂过头发,无拘无束。我的父亲知道我热爱速度,于是在我 17 岁生日时给我上了一堂课教我如何驾驶,实现我的开车梦——但他绝对不允许我骑摩托车。

也是在 17 岁生日那天,无知的我陪着我的小妹妹去看眼科专家(我妹妹视觉受损),正如我一直以来那样。因为帮助妹妹是姐姐的职责,因为我父母让我这样做,而我过去常常为了好玩而检查眼睛。

在我 17 岁生日那天,在我玩闹般的眼睛检查结束后,眼科专家发现今天是我的生日,对我说:“所以你打算怎么庆祝呢?”我回答道:“我要学开车。”

气氛突然沉默下来,那是一种你知道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的沉默。他转过身对我母亲说:“你还没告诉她吗?”我 17 岁生日那天,正如 Janis Ian 所说那样:“我 17 岁时知道了真相。”我从出生开始就失明了。然后,你知道,我怎么到 17 岁才知道?信不信由你,这并非意外。

我是三个孩子中的最大的一个。我出生于1971年,出生后不久,我的父母发现我出现了眼部白化的症状——一种众所周知的眼病。然而,这能代表什么呢?让我来告诉你。超出双手的范围外,我看的世界是一片模糊。在座的每位先生都是 George Clooney。而每位女士——您是如此美丽。每当我想使自己看起来漂亮些,就会走到离镜子两英尺的地方,这样我就不必面对自己脸上的皱纹。这些皱纹都是因长久以来在明亮光线里眯着眼睛看事物而造成的。

三岁半的时候,我要去上学了,我的父母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不上残疾护理学校。不贴标签。不做限制。我的能力和潜力不会被“残疾”这一标签所束缚。所以他们决定告诉我,我的视力跟正常人一样,并将我送至一家“正常”学校。就算有一天他们无法在我身边保护我,我也能从成长中学会如何适应、如何解决问题、如何坚持、如何生存。

但更重要的是,他们使我深信不疑——相信我可以。所以,当我听见眼科专家说我无法开车、无法做事、我是一个残疾人的时候,每个人都以为我会崩溃。不要误解我的意思,因为当我第一次听到这话时,我觉得他疯了,但是心里也被堵得喘不过气。你知道,就是那种“什么?”但不久我就恢复了平静。等我回过神来,我的第一个想起的是我妈妈在我身边哭泣。我走出他的办公室说:“我会开车。我会开车。你疯了。我会开车。我知道我能行。”我抱着幼时父亲向我灌输的坚定决心。他教会我即使目不能视,也要乘风起航。我无法看到海岸,也无法看到船帆。他告诉我只要“相信”,感受拂过面庞的风就好了。

而这拂过面庞的风让我相信那个医生是疯了,我可以开车,也可以看见。在接下来 11 年里,我发誓没人发现其实我看不见。因为我不想成为一个失败者,我不想拥有任何弱点。所以我坚强地面对生活,正如只有 Casey 能做到的那样。

我成为了一名考古学家——打碎东西。我又开了一家餐馆——踩东西滑倒。后来我又做了女按摩师;成为庭园美化师;随后我去了商学院,获得商业硕士学位。最后,我在埃森哲咨询公司从事全球咨询工作——他们甚至不知道我看不到!信念能带你到达难以置信的远方。

1999年,我在这个岗位上做了两年半后,发生了一件事。毫无征兆,我的眼睛突然恶化。意外地,我暂时失去了剩下视力的三分之一。我当时身处于全世界竞争最激烈的环境中,在那里,你必须努力工作,努力做事——你“必须是最好的”。在那里干了两年,我几乎看不见什么东西了。1999年,我在人力资源经理面前说出了从未想象自己会说的话。我 28 岁了;我在别人眼里是个有实力的成功人士;但我别无选择只能大声承认,“对不起我看不见。我需要帮助。”

开口求助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你们明白的——就算没有残疾你也会明白那种感受。你知道承认弱点和失败有多困难和可怕,不是吗?

所有长久以来激励着我的信念,当我看不见的时候支撑着我在这个缤纷的世界里努力生活的信念,消失了。我能活这么久真是一个奇迹。这太难了——真的。我可以告诉你,对我来说,机场是一场灾难,购物是一场梦魇,人群可怕至极,而会议(我无法认清谁是谁)难以忍受,而且常常令人尴尬。我跟陌生人说话的时候,常常以撞到门而告终。我也曾进了男厕所或者与一个雕像谈话。

你知道要做到完美无缺有多累人吗? 尤其是当你根本就不完美?或是必须成为那个你根本就不是的人?

因此,在向人事承认我看不见之后,我去看了眼科专家。我没预料到这位眼科专家将会改变我的人生。那位眼科专家并没有测试我的眼睛,反而问了我几个问题,比如“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如此努力去成为一个不是你的人?”。眼科专家还问我是否喜欢我目前在做的事情。

但显然,我喜欢我所做的一切,因为我成功了不是吗?当你去一家全球咨询公司工作,你就会一直念叨“我爱埃森哲,我爱埃森哲......我爱我的工作,我爱埃森哲,我爱我的工作,我爱埃森哲,我爱我的工作,我爱埃森哲,我爱我的工作,我爱埃森哲。”就好像他们在你大脑里植入了芯片一样。离开意味着失败。我敢承认自己不快乐吗?我敢承认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我无法告诉医生,我哽咽了。

然后他对我说:“小时候,你想成为什么?”我不打算说我想成为赛车手和摩托车手。反正他觉得我已经疯了。我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他叫住我,对我说:“我觉得是时候停止斗争,做出改变了。”

随着那扇门在我身后关上,许多人都知道,医生办公室外一片寂静,我的胸口感到一阵疼痛,不知自己该往哪走。我脑子里一片茫然,但我清楚,游戏已经结束了。我回了家,因为胸口疼得厉害。我决定出门跑步——这并非明智之举。我清楚地知道我跑得很好。我对跑步了如指掌;我一直跑得不错,从未摔跤——从未失败——可能因为我坚信我能看见吧。

海滩上有一块石头,我一直都避开了它,从未被绊倒——从未。但这天,我心碎,愤怒,哭泣,所以没看见那块石头,我重重地摔倒了,撞到了石头上。2000年三月中旬的一个星期三,典型的爱尔兰天气,我被这块石头绊倒,受伤!我心情暗淡,涕泪横流——可笑地自怨自艾。我身陷困境,我痛心不已,我怒不可遏。我不知所措,我在原地坐了好一段时间,问自己要如何从石头上起来——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将成为什么?我想起了我爸爸,我想他会对我失望的!我无法再感受拂面的风,一如他教我的那样。

我在脑海中一遍一遍地回想,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哪里错了?为什么我不明白?你知道那有多荒谬吗?我无法给出答案——我弄丢了我的信念。看看我的信念把我弄成什么样子了。我弄丢了它,现在,我真的什么也看不见了。我一蹶不振。然后我想起那位眼科医生曾经问我;“你想成为什么?你不觉得你该做出改变了么?你喜欢什么?你会成为什么?小时候,你想成为什么?做出改变吧。你以后想做什么?做出改变吧。”

慢慢地,真的发生了变化——确实就这样发生了。而当它降临的那一刻,它显现在我的脑海,击中我的心脏:做出改变吧。那个医生告诉我,“做出改变吧”。做出改变吧。那么,《奇幻森林》中的 Mowgli 呢?你可以变得跟他一样!

此刻——我的意思是一刻,它像一缕意外的阳光击中了我。就像woo hoo——我所相信的东西。没人能叫我放弃。是的,你可以告诉我我无法成为考古学家,但没人能告诉我我不能成为 Mowgli,因为没人这样做过!所以我要这样做——这跟我是男孩还是女孩没有关系。

所以我从石头上起来,然后,天啊,我跑回了家。我跑回家,没有跌倒,也没有撞上什么东西。我跑上楼梯,抓起我最喜欢的书——马克尚德的《骑大象走印度》。我把这本书拿出来,说道:“我知道我要做什么了。我知道怎么成为 Mowgli 了。我要骑在大象背上走遍整个印度。我要当一名大象骑手。”

但如何成为一名大象骑手呢,我对此毫无头绪——从一名全球管理咨询师变成大象骑手?我真的毫无头绪。我不知道怎么租到一头大象,我也不会讲印度语。我从未去过印度——我毫无头绪。但我知道,我能行。因为,当你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作出决定时,一切都会水到渠成——但现在,我不知所措。

但这不仅仅是一场可笑的大象之旅。坦白来说,我需要获得肯定而不是应付那些反对意见,我需要找到自信。但渐渐地,我想要的不仅仅是一次旅行,因为我越是想起作为一个残疾人的自己是如何挣扎与生存,我便开始放下自己的自怜情绪和视力问题。我开始思考,这世上有 10 亿人受到残疾的影响,他们是如何被歧视、被边缘化、被排挤——我不停地想这些问题。我想改变这一切。为什么残疾会成为一个全球性问题?为什么残疾人会被如此恶劣地对待?

我无法理解。因为我们也是人。残疾人首先也是个人。我们不仅仅只代表某种身体状况。我们也是人。是的,我们中的某些人无法正常工作,但我们也是人,跟其他人一样,我们有过自己想要的人生,利用我们的才能,发挥我们的潜力的权利,没人有权决定我们是谁,我们应该做什么。

不像其他社会问题,我们没有 Bono 和纳尔逊·曼德拉来倡导包容。我们没有领袖人物。没有。我们需要他们。我们需要你。你知道——我们必须正视这个问题,因为如果你避而不谈,我们就依然是一群隐形人。

令人恐惧的是残疾人是如何被看待、被误解、被代表的。想想詹姆斯邦德系列电影吧。每个罪犯都有残疾!想想 Jaws——他是个畸形人。丹·布朗的小说里——罪犯是白化病患者。我是白化病患者。“真正的”人在哪?我说的不是那些专门激起人的同情心的畸形秀和慈善会。

你知道,最令人吃惊的事发生于我决定接受我视觉有问题,最终决定投降的时候,当我停止抗争重新审视自己,审视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候,我再也没由因为我的眼睛来决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童年的梦想成真了。

当我接受我的眼睛只是我的一部分,而非我的全部时,这太令人惊讶了,在我被石头绊倒九个月后,就有那么一天,陪着我的是一只 7.5 英尺的大象,Kanchi。我们将一起在印度跋涉 1000 公里。我独自一人(好吧,六个印度男人跟我一起,他们讲着几种不同的语言,做着大量手势),但我真的是完全靠自己。我发现的最难以置信也是最重要的事并不是我在骑着大象旅行之前没能实现的事情——我做到了——而是我之前一直相信着一些错误的东西。我并不相信我自己,真正的自己,完整的自己。我一直扮演着其他人。

你知道我们当中有多少人试着扮演其他人吗?你知道当你真正相信自己和自己的一切时,一切都将变得非同寻常。这 1000 公里为 6000 名白内障患者筹集到了手术费——因此 6000 个人有机会看到这个世界。

但最不可思议的是,当我回到家时,我放弃了在埃森哲的工作。我离职了,然后成为了一位社会企业家。我和 Mark Shand 一起成立了一个名为大象之家的组织,负责亚洲象的保护研究。我还成立了一家社会企业 Kanchi,它的使命是释放全球 10 亿残疾人的力量和价值。我总是用大象的名字给组织命名——因为残疾就像房间里的大象。我想让你用积极的方式看待我们——不是慈善,不是同情。我只想与商业和媒体领导合作,以一种令人兴奋的方式完全改变人们对残疾的印象。这是可能的。也是非同寻常的。这正是我要做的。我完全忽略掉了那些劝阻之声,对它们视而不见。这似乎是可行的。

然而,即使如此,我来百万圆桌会议发表演讲的路上,却感到十分害怕。这里的观众很棒。我从来没有在这么多观众面前演讲。我在过去 48 小时反复思考,我在这做什么呢?我又不出名。我既不是名人,也不是热门人物。我只是一个有故事,肩负使命的女人。这让我想起2010年,我到TED 演讲,那时我觉得自己根本做不到。今天早上我登上这个舞台之前,我不得不提醒自己,做自己就够了。这是你必须不断提醒自己的事情。这并不容易。

此时此刻我站在这里。这就是我,我的全部,靠不住的眼睛和所有一切。此时此刻是我从名为“眼盲”的束缚中走出来后的第 17 年。我是一个不怕危险的梦想家。我在过去 17 年里经历过深深的失落与悲哀。我曾获得巨大的成功、也多次获奖。我有过失败的婚姻,也曾坠入爱河。我曾失去事业但又重建事业。我曾经害怕过,恐惧过。我接二连三的失败,然后又奇迹般地成功了。我并不特殊,我就是我,我从人生每一次起落中汲取教训:尝试成为别人是一个错误。当我将自己隐藏起来时,就会又摔倒。我们多多少少都将自己隐藏了起来,如此绝望,以至于人们将对我们评头论足。我们害怕变得脆弱,因为不想被人看见自己的软弱。

但我学到,我们可以选择如何对待事物,而这将产生巨大差异。我知道当我完全接受真实的自己,我将获得无法想象的潜能。我本来就不可能站在这个舞台上,但我做到了。

我发现只要永不言弃,就一定能找到出路。因为你从未放弃,一切皆有可能;如果你愿意变通并做出改变,你可以做到。证据呢?我真的开车了。我在马来西亚大奖赛赛道周围开了约 97 公里,五圈,从未脱离赛道。你猜怎么着?我和一个盲人赛车——简直不可思议。

我知道逆境和斗争中隐藏着惊人的机会。去年,我站在百万圆桌会议的舞台上,那个舞台小得多,一瞬间我感到恐惧,再加上有个人在前一天晚上告诉我我的梦想遥不可及,我应该更切合实际,放弃我那远大的计划,我鄙视他。我告诉观众们,我将证明他是错的。那天,观众热烈地回应着我,支持着我。他们给了我勇气走出去为我所想而奋斗。我很自豪地说,六个星期之后,我将做到那个人说我永远无法做成的事情。我将实现我第二个儿时的梦想,成为一名女牛仔,在美国中部骑行 1000 公里,开展一场全球残疾商业议程。

17 年前,当我刚开始这项工作的时候,没有一个企业家搭理我——一个也没有。在这场历史性的战役中,尽管前路困难重重,我们将与世界上七个最大的品牌合作,达到 1 亿人的目标!这个骑着大象的爱尔兰姑娘决不放弃,因为我相信我必须去做,我知道,只要相信自己能行,就一定能成功。

所以,在我戴上我的牛仔帽之前,我想再说几件事情:

谢谢你相信我,百万圆桌会议。谢谢。旅途从你开始。我们永远不能忘记,我们的行为和信念会影响到他人,所以拥有合适的人在身边有多么重要。记住他人相信的力量。我之所以站在这里,是因为很多人相信着我。

你的生活不能由任何一件事、一个标签、一个故事来定义——每天你的生活都将重新开始。

花时间实现你的梦想和激情吧,但最主要的,花时间在你自己身上。倾听你的直觉,你的内心,了解你自己——真实的自己——因为那是你的珍宝之所在。我们自己变得越好,就越会成为更称职的商人、伙伴、家庭成员和朋友。

我知道,汽车,摩托车或大象并不意味着自由。相信自己才是真正的自由。

我无需完美无缺;我也不需要眼睛来看见这个世界——从来都不需要。我需要的只是梦想和信念。如果你真的相信,我是说,打从心底里相信,你就可以成功。

我想创造一个世界,在那里人人都是真实的自己。我们必须让它成为现实。我永远不会放弃。因为我们当中的每一个人——女人、男人、同性恋、异性恋、残疾人、精英、普通人,无论什么人——必须成为最好的自己。我不想让任何人成为隐形人。一个都不能少。停止贴标签吧——偏见的标签——因为我们并不是果酱罐子。我们是非比寻常的,与众不同的,了不起的人。

Dr. Caroline Casey, 博士既是一位冒险家,又是一名商业女性,她的激情和野心无限制地引领她的生活,她十分富有感染力。作为一名顾问、导师、董事会成员和国际发言人,Casey自有一套本领与人交流。二十八岁时,她做了一个改变一生的决定,结束了作为管理顾问的成功事业,然后远赴印度骑象旅行,自此,鉴于她拓荒式的创新方式改变了以商业和媒体为重点的对待残疾的态度和观念,Casey受到认可。Casey认为,尽管获得了许多奖项和荣誉,但真正的成功只会光顾那些永远不会放弃的人,并且始终致力于做真正的自己的人,这一点至今她也还在不断追求着。

 

{{GetTotalComments()}} Comments

Please Login or Become A Member to add comments